《浅尝》小说免费阅读 阮梨清沈灼大结局完整版

浅尝

浅尝

作者:应不许

主角:阮梨清沈灼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小说主人公是阮梨清沈灼的小说叫《浅尝》,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他敲了敲桌子,不甚在意的说,“我相信阮助理的能力,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有时间也会尽力。”言外之……...

浅尝

《浅尝》小说试读

阮梨清接到老爷子电话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她养好了病,还顺便去邻市出了趟差。

再回来的时候就接到老爷子的电话,让她周末晚上去沈家吃饭。

阮梨清到达沈家之前,特意去给老爷子选了礼物。

她是个知晓感恩的人,这么多年老爷子对她不错,她也拿出了十分的尊敬。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沈灼竟然也在。

从上次在他公寓楼下分开后,阮梨清就没再见过他。

沈灼坐在沙发上,他今天穿了件黑色的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他肤色本就偏冷白,和黑色形成鲜明对比,衬托出一副懒倦的禁欲感来。

他右手手腕上带着一根小小的黑色皮筋,上面还吊了个小兔子的坠饰。

那根小小的兔子皮筋,和他这一身禁欲系的穿搭看上去极度不适,甚至有些滑稽。

阮梨清挑了挑眉,将视线收回来。

她记得网上有个说法,判断一个男生是否单身,就是看他手上有没有小皮筋。

“董事长,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阮梨清看了下手机,“如果是王总的那个合同,我已经发到您邮箱了,邻市的具体情况,我周一也会上交材料到刘秘书那里。”

老爷子摆摆手,“不说这些,今天是家宴,不谈工作。”

阮梨清抬眸。

沈灼也放下筷子,轻嘲的扫了眼阮梨清。

沈老爷子已过半百,但多年的上位者的气势,依旧威严。

他瞥了眼沈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混账事。”

沈灼往椅子上一靠,“我怎么了?”

“你上周是不是跑去米兰了?”

“是。”沈灼点头应了,“我去米兰没碍着谁吧?”

阮梨清垂眸,南城飞米兰单程就是十几个小时,沈灼为了见白玉一面,还真是不辞辛劳。

“没碍着谁?”老爷子不怒自威,看向沈灼说道:“我说过,我是不会同意白玉进沈家门的,你最好死了那条心!”

“还有,你和梨清订婚也那么久了,该收收心,什么时候把婚结了才是正事。”

阮梨清垂着眼眸不说话,这样的情况基本每年都会上演一两次,最后的结果无非都是不欢而散。

而她无论有没有说话,无可避免的都会被沈灼迁怒。

起初她还会跟着劝一劝沈老爷子,后来被沈灼说了好几次假好心以后,也就不再开口。

反正在沈灼眼里,阮梨清的出现就是原罪。

“我不同意。”沈灼扔下这句话就起身离开,沈老爷子看着他的背影,怒气冲冲的拍桌子,“你就跟我犟!早晚有你后悔的!”

沈灼可以走的毫不犹豫,阮梨清却不行,她得留下来受着老爷子的怒火。

“沈灼混账也就算了,你怎么这点本事都没有,那天晚上都那样了,他还能念着白玉?”

“你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吗!”

沈老爷子怒气上头,数落了不少,然而阮梨清的注意力却都被一句话给勾住了。

她动了下眼睫,“您说那天晚上,那酒里……”

沈老爷子哼了声:“你以为姓刘的那么大胆,敢在我面前动手脚?”

阮梨清压住心里的惊恐,她一直敬重的老爷子,竟然给她下药……

她喘了口气,“……您为什么这样做?”

沈老爷子锐利的目光在她身上划过,饭桌上的亲切和蔼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疏离和审视,“希望你不会再让我失望,否则就到此为止!”

小说《浅尝》 第6章:他 试读结束。

《浅尝》网友点评

悸初:《浅尝》这本书呢给我的整体感觉挺好的,有一些地方往往是捉住了读者的心,有一些地方也让部分读者感同身受,这本书挺好的,作为一个读者我挺希望能有第二部的,或者出一个番外

清欢:好看,很精彩,让人有一种一直往下看的冲动,看猪脚怎么样快意人生,这是别的书籍无法给我的感觉。

新上《过招》应不许小说免费阅读 精选好书

新上《过招》应不许小说免费阅读

“应不许”大大独家创作发行的小说《过招》是很多网友的心头好,阮梨清沈灼两位主角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友看过来:虽然他们之间只有过两次,但是每次,他都一定要把她弄哭才肯...
良心推荐过招小说试读 精选好书

良心推荐过招小说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阮梨清沈灼的小说叫《过招》,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阮梨清想笑,她好心送个东西,被被沈灼以为是故意来勾引。白玉放了他鸽子,他却一个人在这暗自神伤喝闷酒。…...
浅尝免费阅读全文,主角阮梨清沈灼小说 精选好书

浅尝免费阅读全文,主角阮梨清沈灼小说

主人公是阮梨清沈灼的小说《浅尝》,真的是良心作品,强烈推荐。故事简介:白玉咬着嘴唇红着眼睛看向他:“沈灼……”半晌,他终究还是软了语气,温声哄道“乖,去洗澡,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送...
新上《过招》应不许小说免费阅读 精选好书

新上《过招》应不许小说免费阅读

“应不许”大大独家创作发行的小说《过招》是很多网友的心头好,阮梨清沈灼两位主角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友看过来:虽然他们之间只有过两次,但是每次,他都一定要把她弄哭才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