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读心男主的朱砂痣主角是叶星辰历枫小说百度云全文完整版阅读

穿成读心男主的朱砂痣

穿成读心男主的朱砂痣

作者:调皮的阑尾炎

主角:叶星辰历枫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以叶星辰历枫为主要讲述对象的穿越架空小说《穿成读心男主的朱砂痣》,是作者“调皮的阑尾炎”正在全力创作的一篇高人气佳作,故事中主要情节为:宁夏内心的大石头如今终于还是落地了,毕竟自己苦口婆心了三年的时间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不过,你准备回到叶家去住吗?还是继……...

穿成读心男主的朱砂痣

《穿成读心男主的朱砂痣》小说试读

第12章

近在咫尺的俊脸是个人都会被帅的心尖一颤,包括叶星辰也不在话下只不过男人的话,却打破了这样一个氛围,她一脸的黑人问号的盯着自己面前面无表情,却隐隐感受到一股子的戏虐的男人,伸出手轻轻地贴在了他脑门上,凉的没发烧啊,怎么竟说胡话呢!

历枫一眼就看出来她在想些什么了,只不过这女人的脑回路真的是清奇的一笔啊。

他抓住要抽回去软若无骨的小手,紧紧的攥在手心里面,只见轻轻的捻了捻她掌心的嫩肉,声音清冽如同山泉:“老婆,这是什么意思?对我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就算了,还这么着急的和我肌肤相贴,果然老婆口中的离婚也只是说说罢了,行动上面还是十分的爱我的!只不过,眼下并不太合适,所以还请老婆自重一点!”

“呵呵!老公,你这话怎么说的啊!人家只是不小心摔倒了呢,我都说了你今天不要来了好好地工作,挣钱养我就好了,谁知道你怎么这么的不听话非要来,再说了都是一家人我又不会被欺负的啊!”

叶星辰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两声,目光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圈地面根本没有发现绊倒自己的小东西,总觉的不应该啊这地面上都铺着羊绒毯,就算是想要摔倒都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除非有人暗中动手,会是谁呢?

看了看忙前忙后的叶福,又看了看搂着自己腰肢的男人,这两个一个是没那个本事,一个是对自己毫无任何感情的男主角,难不成真的是自己不小心踩到了裙摆吗?

可是裙摆有那么的硬吗?一系列的问好涌入脑海,叶星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觉得眼下想这么多也没用了,还不如先从男人的身上下去。

历枫将她睁圆着鹿眸四下打量模样收进眼底,别说内心纯粹干净不想一些不堪入耳的事情的时候,她这幅可可爱爱的小模样确实有着巨大的迷惑性。

会让人真的以为她就是一个不谙世事,柔柔弱弱的可爱小美人,怪不得他可以被骗这么多年,老天爷估计也是看不惯了所以才在自己离婚的时候让自己突然有读心术。

为的就是整蛊她,让她这份心思不正的念头传递给他,好让他和自己怀里的人斗智斗勇。

他伸手捏了捏她小巧精致的鼻梁,古井般幽深的眸子一瞬不错的盯着她,完美的唇线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声线压低沉且欲:“不知道,老婆你在想些什么?是太过感动了吗?还是说只是单纯的在走神呢!不过,不论是哪一种都无所谓,毕竟可以看得出来老婆,刚刚是在假摔,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不是吗?”

叶星辰要不是为了在这个狗男人面前维持人设,说实话她绝对的从他身上跳起来大喊退!退!退!假摔?吸引他的注意力?

她看小说的时候咋没发现男主这么的自恋呢,不过心里是不断的骂娘,嘴上是不断的假意满满:“老公,你这话说的,人家是在想你了啦!毕竟我一直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哎,老公居然真的不和我离婚了不说,还没有以前那避之如蛇蝎的劲头了,这可以算作是老公也是爱我的吧?”

答非所问,叶星辰才不会按套路出牌呢更何况能让她钻套子的人还没出生呢,看着垂着眼睑,碎发遮盖住眼眸遮挡住眼底的情绪的某人。

她非常贴心的理解为了这是想他的白月光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后从他身上下来,坐在了他身边的位置并没有距离太远,免的被某些人拿去做文章的不说,还要以此来插一脚。

抢男人可以但是请不要当着她的面强,那样的话自己被绿的感觉只会更加的强烈。

看着一脸不耐烦的叶星辰离开自己的怀抱后,历枫轻笑一声端起桌面上的白瓷杯轻轻的缀饮一口,时不时的玩弄着手指上面的价值不菲的玉扳指。

就差把老子有钱刻到脸上了,可是此时的他能够如此淡定的喝茶,但是事后的他只想要将自己身旁的女人找个地方埋了!

“历枫哥哥,你怎么来了啊?”

矫揉造作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叶星辰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说实话她觉得叶白莲处心积虑的勾搭历枫,倒也不必如此。

毕竟也太过自私自利了吧自己开心了,周围的人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说,还总觉得被一只粘人的狗鄙夷了。

叶白莲就是那只粘人的狗,鄙夷的看了一眼坐在历枫身边的叶星辰一眼,只不过那眼神没敢太过放肆转瞬即逝,脸上洋溢起羞涩的笑容。

她将自己耳边的碎发自以为是恰到好处的别到耳后,端起白瓷茶壶走过去,亲自为历枫倒茶:“历枫哥哥,你好久都没和姐姐没回来了呢,我还是挺想你的呐,当然了那是因为你来了姐姐也就来了呢,更多的还是想姐姐了,哎呀,姐姐,你怎么染了个这么一个发色啊,楼上的时候没太注意,这么一看太夸张了吧,你至少是历枫哥哥的老婆,是历家的当家主人染这个发色成何体统啊!”

“姐姐,你有时间的话还是把发色染回去吧,还有啊也不要这么的搞怪了呢,有点点的不成何体统哦,历枫哥哥这样的人需要的是一个温柔,娴熟,识大体,最重要的是不会胡乱染发色的人,就比如......”

“就比如什么?”叶星辰觉得自己真的是要笑掉大牙了,这女人不会真的以为自己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吧,还是说她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大傻子啊!

她舌尖顶了顶后槽牙,轻笑一声,学着她的样子矫揉造作的说道:“妹妹啊,你这话说的,直接报上你的名字不就行了嘛!毕竟姐姐这越听越觉得啊你是在暗戳戳的推荐自己呢,更何况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这染头发不是挺正常的事情吗?怎么到了妹妹嘴里面就这么的不三不四了啊!”

“历爷,人家都没有喊过你哥哥呢!你就这么的让人喊你哥哥吗?哪怕是妹妹也要知道分寸啊,这一口一个哥哥的不知道还以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呢,再说了妹妹,这脑干缺失是一种美也没错,但是缺失到了一定的地步那可就是脑残了,毕竟人家裹脚,你裹脑,哎呀,真是对不起妹妹呢,我这人就这样直来直去的嘴上也不把门!”

叶星辰觉得这白莲妹妹的段位实在是太低了,都比不上徐梅的一星半点毕竟人家徐梅至少沉得住气呢,她故作亲昵的揽住了历枫的胳膊眼睛却时不时的斜睨向他,都说男人经受不住一个白莲花妹妹喊他哥哥,果然这男主角再怎么的不近女色不也是如此吗?

【一口一个历枫哥哥的,知道的知道这是在喊姐夫,不知道还以为是在喊情哥哥呢,提溜个嗓子不知道还以为夹了口痰吐不出来了呢,黏糊糊的,也只有没脑子又或者心甘情愿的男人,才接受得了啦!我呸,干脆直接喊算了,情哥哥情哥哥,咯咯咯的跟个大母鸡似的!】

【卧槽!这狗男人咋没个反应啊!不会吧不会吧,大兄弟你没事吧?不需要吃一颗溜溜梅吧,刚刚没人的时候你和演恩爱夫妻两不疑,跟我演什么投怀送抱,恶心人的戏码,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因为一声历枫哥哥,啧,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莲花都是成精货色!】

历枫只觉得自己一个脑袋两个大,不是因为叶星辰的心声就是因为自己耳边母鸡一样的咯咯声,还有自己在叶星辰的眼里就这么的饥不择食吗?更何况他可是她妹妹的姐夫,难道一丁点的不觉得这是天理难容吗?

再说了,他真的不是叶星辰心里想的那个样子只是单纯的觉得,眼前的这杯茶恶心,因为他害怕叶白莲的口水喷到了里面,毕竟一直小嘴叭叭叭的难免有唾沫星子不小心滴落在茶杯里面了。

徐梅脸上的笑容差点的挂不住,没想到叶星辰居然这么敢说,直接明里暗里的搬到台面上来了,一时间内心不仅不平衡。

对于自己女儿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愣着干什么,教给她的示弱看样子现在全都忘了:“星辰啊,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好听听了啊,一个称呼而已何必这么的在意呢对吧?更何况白莲她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喊哥哥怎么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和你爸爸没谈恋爱的时候都喊他哥哥呢,他也会笑着喊我妹妹,这就是单纯的一个称呼而已何必这么的放在心上,显得我们家庭不和似的!”

叶福对于母女二人的心思可谓是了解的透透的,当然了也并不反对,他需要的就是一个不是恋爱脑一心向着家里面的棋子,可以从历枫身上捞到油水的棋子。

他拍了拍拥住自己臂弯的手背,一副恩爱两不疑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对啊,你阿姨说的对!所以啊星辰没必要如此的小题大做的,这样吧,白莲啊你也不用带着名字喊,历爷也是我们一家人的一份子,直接的喊哥哥不就好了吗?你姐姐,这么打个人知道轻重自然是不会怪罪于你的!”

叶星辰突然对于这一家人的不要脸程度上升了一个档次,内心总觉得闷闷的,还带着苦涩的酸涩感或许这就是原主已经看清了一家人真面目的心境吧。

一家人把她当做一个捞油水的捅不说,还想着抢走她的男人,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心寒无比,嘴角勾起的苦涩笑意,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恰好落在了历枫的眼中。

【是啊,一个称呼而已呵呵,一个称呼让小三变成了正主不说,还差点的让正主变成了小三,一个称呼而已就让你们两个人喊着喊着变成了情哥哥,情妹妹,喊着喊着就滚到了床上去了,该说是会演呢还是说不要脸呢,果然啊这人一旦不要脸就会变得无敌!】

【甚至无敌到自己的女儿非常有眼力见的继承了这一点,变得更加的不要脸,想来也是不要脸的无敌,唉,不把他们写进无敌的史册都变得有点点的可惜了,只不过他们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喜欢哑巴亏吧?呵呵!】

她抬眸眼底的失落早就被清明所取代,又变成了一副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样子,仿佛刚刚脸上的落寞只是人的错觉。

历枫总觉得不舒服心脏有些闷闷的,没想到啊这蠢女人居然看透了这一家人的真面目,还真是可喜可贺,宽厚的大掌猛地揽住那不足盈盈一握的腰肢,带进了自己的怀里面。

他眉目冰冷的看着面前的一家人,如同出鞘的剑锋利的可以不动声色的划伤在场所有的人,空出来的手揉了揉叶星辰的脑袋。

只不过这个细微的动作一触即收,冷眼相关的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二人,胸腔发出轻嗤的冷笑:“呵,都说徐阿姨相夫教子有一套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更重要的是居然把小三上位那一套说的如此的清新脱俗,还教育着自己的女儿学习,还真是热心好学啊,只不过这做人啊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自己脏自己恶心就不要来恶心别人,就像是这杯茶水一样,不知道有没有细菌,万一喝了之后让人想吐可就不好了!”

砰的一声,茶杯直接摔碎到地面上四分五裂看起来触目惊心,不知道是不是三人的错觉总觉得是在用茶杯含沙射影一样,仿佛他们在这么的不知羞耻那么就会像是这个茶杯一样四分五裂开来。

叶白莲哪里收到过这样的屈辱,本就背负着小三之女的名称如今被摆到明面上来了,一时间愤怒浇灭了理智,泪水装模作样的涌上眼眶要掉不掉的。

只见她还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瓣好一副莲花落泪图,声音哽咽的出声:“历枫哥哥,你这是在做什么啊?我很干净的,一点细菌都没有的历枫哥哥,难不成都是因为姐姐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姐姐,你替我解释一下啊!”

安静吃瓜的叶星辰在历枫为自己出头的那一刻,说不感动是假的,只是没想到那叶白莲如此的没脸没皮的,都被人暗戳戳的骂了还想着小三上位,也不知道看看自家妈妈脸色有多难看,

她轻嗤一声,斜斜的依靠在了历枫的臂弯里面,美眸微微上扬,看上去又美又欲,更带着十足的嚣张和压迫感,仿佛下一秒就会用一个极具压迫感的眼神。

让眼前的人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只不过叶星辰不愿意抬头害怕丑到自己的眼睛了:“妹妹,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啦!什么叫做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难不成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吗?一副全天下都要害你的样子,哼,这病轻的时候还可以有点理智,要是哪天病严重了和一条乱咬人的疯狗可就没什么区别了啊,所以我劝妹妹赶紧的挂一个精神科好好地去看看!”

“姐姐,你在胡说什么啊!我......我只是不小心的啊更何况......历爷都没说什么呐再说了,姐姐你也不过是一个一厢情愿罢了,历枫哥哥不说话你也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不是吗?”

叶白莲深吸一口气,将自己内心那份恶劣的想法删减了再删减,才搬到了明面上来,只不过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还不如不删减呢!

叶星辰看了一眼自己身侧的历枫想要找回一丁点的场子,毕竟这天下可没有男人管着自己的份,只有自己管着男人的份,而且这男人的薄唇一看就很好亲的样子,自己亲一下好像也不吃亏哦。

反正都是为了恶心恶心这个叶白莲,让她知道别什么小心思搬到明面上来了,再说了原主也挺亏的几年的青春,没摸到过腹肌,也没要到过亲亲,不知道的还以为遁入佛门了呢!

历枫被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舒服,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薄唇,回眸看着一脸无辜的叶星辰,视线同样同她一样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鲜嫩多汁的薄唇上面,鬼使神差的微微俯身想要在哪鲜嫩如娇花的薄唇落下一吻......

小说《穿成读心男主的朱砂痣》 第12章 试读结束。

《穿成读心男主的朱砂痣》网友点评

瀞厅☆埖开:调皮的阑尾炎写得不错,逻辑上能够通顺,文笔很好,能让人有看下去的欲望,能多更新点就更好了

本王不退位尔等都是臣:极力推荐,我是一个非常非常挑剔的书虫基本很多书追一半我就不看了可是这本书我一直追到最新章超级好看还有那些打脸和主角的细节描写,只不过如果错别字少一点就好了,五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