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纪烟陆灼小说完整版-纪烟陆灼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时间:2023-3-14 07:16

纪烟陆灼

纪烟陆灼

作者:纪烟

主角:纪烟陆灼

纪烟陆灼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讲述了纪烟陆灼的故事,看了意犹未尽!内容主要讲述:陆灼很多时候不明白,是自己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电话响起,陆灼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抬手搓了一把……...

纪烟陆灼

《纪烟陆灼》小说试读

“走吧”,陆灼倒是很自觉的系上了安全带。

裴娜没说话,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还是启动了车子。

一路上气氛都算不上多好,陆灼手撑着脑袋,一直沉默着。

“我没觉得我赢了……”好一会儿,陆灼才开口说了这话。

魏天是走了,他已经毫无压力了,连个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都没有了,但陆灼真不觉得他赢了,他输了纪烟。

纪烟是真的少了男人活不下去吗?陆灼想得挺愤恨的,她之前回来,必然是一个人的,否则也不会活成那样的狼狈拮据样,才跑了多久,这就跟魏天勾搭上了。

让陆灼心里不爽不甘的是,魏天居然用这么短的时间就超过了他。

陆灼不太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纪烟对魏天似乎更好,魏天说纪烟在身上纹了他的名字,陆灼真想看一眼,看完了,再给她一刀一刀把皮肉都给割下来。

纹别人名字纹得那么起劲,她是有多爱魏天还是有多贱?

“天底下不是所有的事都会按照你的想象和计划发展的。”

裴娜看了他一眼,说了这话。

“我想把你爸拉下来”,陆灼看着裴娜,悠悠开口说了这话。

裴娜皱眉,将车子停下,转头看他,“你在我面前说这话,合适吗?”

“不合适吗?”陆灼侧头看她,深深看着她,然后突然俯身凑了过去,他抬手捏住裴娜的后颈,将人拉过来几分,然后侧头吻上了她,“今晚去我那,好不好?”

裴娜没拒绝,任由他亲了好一会,再次启动车子的时候,还是去了陆灼那里。

陆灼现在自己住,很多事情做起来可方便多了。

裴娜被他按在门板上亲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陆灼这屋子是经历了什么,一屋子的东西东倒西歪,被砸得很是透彻。

“你这……干嘛了?”裴娜推开他几分,目光忍不住环顾一圈。

“跟魏天打的,懒得收拾了”,陆灼说完话,拉了裴娜的手,直接往房间而去。

被陆灼按趴在床上的时候,裴娜是有些生气的,但是陆灼贴上,温柔将她的发微微挽起几分,然后一点一点吻上她脖颈的时候,却又不得不妥协于他的温柔。

陆灼每一次都吻她吻得很狠,非得在她身上留下些痕迹不可,好像有多爱她似的,却从不正面看她的脸。

第110章陆灼打电话

裴娜靠在床头抽烟的时候,陆灼手臂枕在脑袋下,有些茫然的盯着天花板。

明明做了很亲密的事情,做完却好像更远了。

裴娜吐了一口烟雾,斜了陆灼一眼,还是忍不住问,“你跟纪烟也这样吗?”

“忘了……”陆灼还是看着天花板,不太愿意聊这话题。

“忘了?”裴娜失笑,对陆灼这话,她可是半分不信。

“你非得聊这样的话题?”陆灼自然能感觉到裴娜语气里的不信任。

他转身,侧躺着看裴娜,然后指尖轻点上裴娜的大腿,笑了笑,“你要非想问,那我也可以告诉你,她可比你带劲多了。”

陆灼就是欺弱怕硬,知道有人爱自己,所以一次次将自己的不愉快强加到裴娜身上。

纪烟已经不管他的感受了,他只能一次次让裴娜陪着他一起疼痛难受。

陆灼是习惯性自己不舒服,谁也别想好过。

陆灼说完这话,不等裴娜生气,自己反而气上了,胸膛剧烈起伏,眼眸都藏着寒光。

他就是想到,现在,纪烟跟魏天是不是在干什么?

陆灼坐直了起来,然后也靠在床头点了根烟,“给魏天打个电话。”

“你说什么?”裴娜简直不敢置信,陆灼现在真的已经放肆到没边了,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也就罢了,当着她的面说要把她爸拉下来,现在当着她的面,为了另一个女人忍不住的想找魏天的麻烦。

“陆灼,你想清楚了,你确定在我面前这样吗?”裴娜看他,掐灭了烟头,然后掀开被子起了身,她将头发挽起,然后捞了衣服,蹙眉轻哼着看了陆灼一眼,“有些事过火了不是好事,你自己想清楚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裴娜穿了衣服,潇洒走向门口,拉门的时候转头看了他一眼,“我是想跟你在一起,但咱两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你的味道气息感受,我也都尝过了,能捂热你是好事,实在不行也就算了,我也不是个恋爱脑,我守着我和魏天的股份,也能一个人过得相当滋润。”

裴娜甩门离开了。

陆灼看着裴娜的身影离开,真真假假都分不清楚了。

这几年他跟裴娜,这样要分不分的次数已经记不清楚了,有时候裴娜特别好哄,有时候又特别刚烈,好像全凭她自己的心情。

他轻叹了口气,然后将烟掐灭,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然后翻出了魏天的电话。

怎么做都麻痹不了自己,放肆喝酒,或者找人上床,还是无法让他真的觉得心里舒服。

一想到纪烟现在跟魏天在一起,一想到他们之间可能已经不知道上了多少次床了,陆灼的心脏就控制不住的抓狂。

还是拨了电话,将手机放到耳边。

电话能打通,但是并没有人接,响了许久都没有人接。

随着**响着的时候越来越久,陆灼的心脏也一点一点开始冒火。

既然魏天那么无所畏惧,倒也没有刻意要将号码改动的必要,而且能打通,却不接,他为什么不接,陆灼控制不了自己越想越气愤。

陆灼捏着手机,眼眸都沉了,他将电话举起,都准备砸了,好像电话突然接通了。

屏幕跳动了,变成了正在通话的画面。

陆灼将电话又放回耳边,沉着声音开了口,“你在干嘛?”

“你大晚上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问我在干嘛?”魏天的语气里有些笑意和不可思议。

陆灼没说话。

魏天轻叹了口气,又开了口,“你觉得我在干嘛?”

魏天真不觉得陆灼真的想听到那个真实的答案,他在干什么?他在没日没夜放肆的跟陆灼想要的女人做一些让他们觉得愉快的事情。

其实陆灼打电话来,或者不是真的问一个答案,而是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陆灼,咱两到底也没有深仇大恨,确实没必要老死不相往来,但是我觉得,有时候还是需要避嫌的,成年人了,有些事情你懂的吧?”

魏天没有在逃什么,就是真的不想没完没了的纠缠,他觉得既然他和纪烟已经在一起了,陆灼这个作为曾经跟纪烟有过一段感情的人,该有的边界感还是要自觉的。

“有事说事,没事就挂了,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我交代了的,会有人跟你交接,不需要问我了。”

“挂了陆灼”,魏天瞟了一眼浴室的方向,看到纪烟出来了,身上套着他的上衣。

“不挂”,陆灼还是理所当然的任性,不知道他哪来的胆子和脸。

“魏天,我没找到我的衣服”,纪烟走向沙发,指了指自己身上魏天的衣服,她之前的那件衣服,不知道在整屋子放肆的时候被丢哪个角落了。

魏天将手机拿下,微捂了捂屏幕,倒不是怕,就是,魏天是真的连纪烟的声音都不想分享给陆灼。

“我的不好穿吗?”魏天看纪烟也不是真心想找她的衣服,她每一次穿自己的衣服都很享受的模样。

“你在打电话?”纪烟走近才发现魏天的手机屏幕是亮着的。

魏天点头,将电话又放回耳边,声音低了几分,“能挂了吗你。”

魏天不明白,陆灼那么心胸狭窄,为什么还要自己给自己找虐受。

“我跟她聊两句”,陆灼的呼吸有些变了,魏天能听得出来,甚至能想象得出来,陆灼生气时候是个什么鬼样子,这么多年,他清楚得很。

“别得寸进尺”,魏天皱眉,直接将电话挂了。

实实在在想不明白,陆灼到底在想什么,心里难受还非得纠缠,然后又把他的痛苦怪罪于人。

纪烟站在跟前看着他,从魏天的神情,她倒是明白,这电话不寻常。

魏天将电话放下,然后抬眸看她,伸手将人拉进自己怀里。

“陆灼?”纪烟搂上他的肩膀,试探的问。

“要不,我把手机关了?”魏天看她笑,捏了捏她的下巴,将人拉向自己,然后亲了亲。

纪烟有些沉默,似乎思考了会,然后看魏天,“所以我跟他,还有什么关系吗?”

第111章纪烟真残忍

纪烟下意识会怕陆灼的疯狂,但是,真的沉下心去想想,其实她和陆灼到底还有什么关系?

他们早就已经在三年前就各奔东西了,后来虽然见过,但那是陆灼的圈套,她自己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在内心里,她三年前就已经跟陆灼告别了。

“你现在只跟我有关系”,魏天笑着看她,手贴上她的腰间,开始发热了。

魏天也不知道自己对不对劲,他对纪烟的那股劲就一直没过去,纪烟一举一动都还是让他忍不住的冲动,严格意义上来说,纪烟什么都不用做,她站在那里,就直接能让魏天热血沸腾了。

纪烟勾唇笑,笑着凑近,唇快贴上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魏天后退一丝,看了一眼手机,还是陆灼。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陆灼,真的是不屈不挠啊。

魏天将手机拿起,看纪烟,问,“要不要关了?”

“他找你还是找我?”纪烟看他,然后身子往后一靠,从魏天的大腿上滑到了沙发,她背靠沙发,魏天一个转身,将她完完全全圈在了怀里。

“他说想跟你聊两句”,魏天看着纪烟,目光灼灼,看她慵懒靠着沙发,心脏又被撩起跳动。

讲道理,任何一对恋人,不管之前愉快不愉快,其中一方已经开始了新生活,其实就默认了,以后不必纠缠和来往。

不知道为什么,陆灼还停留在几年前,还觉得一个人爱过他,就该一直爱他,等他。

纪烟微仰头,任由魏天一点点吻上她的脖颈,还是将电话拿过,接了起来。

“找我?”纪烟开了口,魏天吻着她,能感觉到她说话时喉咙处的微动,性感疯了。

陆灼是有些置气的,魏天挂他电话,他就非得没完没了的打,反正谁都别好过。

但他真没想到,纪烟真能接,听到纪烟的声音,他反而怔住了。

他居然真的听到了纪烟的声音,像无事人一样的轻描淡写问是不是找她?

不怪纪烟恶劣,毕竟跟当初陆灼对她的比,已经很仁慈了。

凭良心也就是这样,我爱着你的时候,担心你伤心难过,我不爱你了,你非要没完没了的在人家干柴烈火的时候打来,那不就成了另类的情趣罢了。

“什么事?”纪烟说话时候有些隐忍,因为魏天随着脖颈一寸寸又亲下去了。

纪烟等了几秒,没等到陆灼的回应,干脆直接将电话给丢开了。

“魏天……”纪烟的语气里全是撒娇和暧昧,还带着无尽的媚意。

“我在,宝贝”,魏天回应她,然后再一次深深吻住她的唇,将她隐忍的声音全都堵在喉咙。

电话处似乎传来砰的一声动静,然后画面自动跳了,变成了通话结束。

陆灼把电话砸了。

他有一堆想骂纪烟的话,却在真的听到她的声音时,全部变成了刺向自己的剑。

陆灼觉得自己要疯了,他太清楚了,清楚纪烟的性感,清楚纪烟的一呼一吸之间到底意味着什么,所以,他自然知道纪烟和魏天在干什么,但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心里疯狂嫉妒和烦躁不甘。

纪烟真的够残忍也够无惧,真的敢当着他,居然在跟魏天上床。

他们在上床啊,这个认知让陆灼呼吸都没法顺畅了,愤怒感甚至让他眩晕。

陆灼砸了手机还不解气,又将枕头拿起狠砸了几拳。

“找不到了”,陆灼清淡回答,他的思绪被母亲这哗啦哗啦的一顿回忆弄得有些抑郁。

“怎么会找不到?下次我回去自己找找”,母亲有些埋怨看了他一眼。

以为到了这样的时候,这样的话题,两个人就该歇斯底里爆发争吵了。

陆灼深深看着母亲,尽量抑制自己的情绪,他几乎走到母亲面前,低头摸了摸她绣的十字绣,然后才缓缓抬眸看她,“妈,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你不记得,他逼迫你卖身赚钱救他,说夫妻一场牺牲一下帮他渡过难关,他还说要把我的肾卖了,说我这个年轻的器官最值钱,你真的都不记得吗?”

不想争吵,在母亲愣怔着的时候,他又快速起了身,然后径直走向门口。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陆灼真的不觉得自己错了,让他父亲去死,是一场拯救啊。

陆灼回到车上,深深的叹气,他手握着方向盘,眼睛有些酸涩。

他离他所抗拒的东西越来越近。

他牺牲纪烟,又想着拯救纪烟,他可以救她,但他也不是非救她不可,他晚一点救,为什么就成了一种错。

有没有他陆灼存在,纪烟本身就走投无路了,他们之间还没有相爱之前,他本就没有义务无条件帮她啊。

道理上是这样,但他也明白,在内心上,纪烟对他的恨。

他真是将他父亲的陋习恨了个遍,又学了个遍。

第113章凭什么做善人

陆灼给裴娜又打了电话,还是不接。

实话实说,这个时候,陆灼觉得自己跟一个无处可去的野狗一样。

他不爱裴娜,但他也必须承认,裴娜的存在让他有那么些许的存在意义,否则就纪烟跑了三年不管他,他觉得自己指不定更狼狈不堪。

孤家寡人一个,爱不爱的,都还是需要被关爱一下。

将电话丢到车后,陆灼干脆直接从驾驶座转身,钻到了车后,身子一斜,脑袋一瘫,睡觉。

除了睡觉,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嘛,上面还有裴立群事事压着他,纪烟移情别恋了,裴娜生气了不理他,连他妈,他的亲妈,也完全不理解他,在医院吃好喝好受了他十年恩惠,还要把他当仇人。

他现在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发泄,他心里憋着气,干什么都没法舒服。

在他的世界,从他的视角里,每一个都不厚道,他为什么要做一个善人,凭什么要求他做一个善人?

陆灼自己也从没说过自己是一个好人,既然知道自己爱的不是好人,那为什么却有要因为他是一个坏蛋而放弃他。

陆灼抬手,打了一拳座椅靠背,然后无奈的闭上眼睛

昏昏沉沉睡过去,陆灼做了一个梦。

梦到他又站在了那个天台上,梦到跟他面对面站着的那个男人,那个他恨透了的男人。

他为什么不把照片给他母亲拿来,就是因为他哪怕只是看着照片都恨得牙痒痒。

他努力做个好儿子,努力还是抽时间来看他的母亲,但他绝不愿意看他母亲的同时,还能再看到那张脸,哪怕只是照片上,他都不爽。

有些事情,并非自己经历,永远也无法感同身受的。

陆灼的绝望,并非旁人几句安慰或开导就能轻而易举带过的。

他不是在那一刻恨那个男人,是从小到大,许许多多的怨恨积累,使得他清晰明白,那个男人不必再活着,活着只会将他和他的母亲推入深渊。

陆灼觉得自己不是狠,只是有求生欲望而已。

若非他自己站到了天台上,陆灼觉得保不齐哪一天,他可能会受不了亲自动手。

那个男人早晚要死,早死他们都早解脱。

陆灼永远记得,那天他父亲站在天台上,明明是个恶魔,却像个受害者似的激动抱怨,“让她去陪他们几天怎么了,我对她那么好,为我牺牲一下又怎么了?”

“再不行,我就把你卖了,年纪轻轻,少个肾没什么关系。”

所有的话语里,陆灼没有听到一句的愧意。

他赌钱的时候从未想过家里人,还不了钱了又开始抱怨家里人不帮他,而帮他的方式,是那么残忍那么屈辱,陆灼真无法想象,他是怎么能说得出口的,而且是那样理所当然的说出口。

“你们必须帮我,否则我就从这跳下去,你们把我逼死,往后能问心无愧的活下去吗?”

这个时候又知道问心无愧这个词语了。

陆灼听到这话的时候,内心里竟还有窃喜,真好,他要是真想死的话太好了。

那天陆灼全程都只是冷漠的看着他,看他情绪激动的抱怨,看他面目全非凶神恶煞,看着他脚下一滑,然后跌下。

其实并没有跌下,他抓住了天台边的电线,他还在挣扎,还在呼救。

陆灼心里没有一点波动,只觉得可惜,他要是真如自己说的,是自己跳下去的,陆灼可能反而还会对他有几分敬佩,但看着他挣扎惧怕的模样,陆灼只觉得可笑。

陆灼一步步走到天台边,居高临下看着他,只说了一句话,“我觉得,你死了我可以问心无愧的活着,甚至可以活得更好。”

不置气,不激动,就只是很平静的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陆灼转身,抬脚走的时候能听到身后的惊呼声,能感觉到有重物往下掉的声响。

陆灼没有伤悲,反而感觉到了深深的放松。

他回头的时候看见了裴立群,裴立群手里拿着的是他母亲给出的房产证,那个女人傻到无可救药,还在试图要挽回她的丈夫,还要替他还钱。

陆灼拿回了房产证,把自己抵给裴立群。

裴立群是看好他的,就冲着他眼看着自己父亲掉下去的那股狠劲,也冲着他真的说到做到,花了几年的时间在自己身边将他父亲的债务还清。

再后来陆灼就成了裴立群的左膀右臂。

其实陆灼唯有这一点该感谢他的父亲,要不是他父亲从他记事起就开始债务不断,他也不至于小小年纪开始就学会了打架,因为他得保护他的母亲,他父亲走投无路的时间,是真的会自己跑路,然后留他们母子自己面对的。

陆灼比任何人都想往上爬,他想坐到最高的位置,唯有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自己的命运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他怕了,他从记事起,就一直在挣扎,像一只无能为力的蚂蚁,被他父亲,被命运压榨得毫无还手之力,他一直很希望自己快点长大,快点逃离,快点改变。

陆灼猛然睁开眼睛,胸膛的起伏很激烈。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一个男人,他的母亲还念念不忘,他给了他母亲这么多年轻松自在不需要还钱的日子,他母亲还是会许多次歇斯底里的骂他魔鬼,骂他害死自己的丈夫。

陆灼很多时候不明白,是自己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电话响起,陆灼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抬手搓了一把自己的脸,然后才将电话接起。

“沉哥,屋子收拾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电话是阿冬打来的。

“现在”,陆灼回话,然后挂了电话。

在回去之前,他还去买了烤串和酒,好久没有跟阿冬一起喝酒了,他觉得他们可以放松一下。

平时他不疯的时候还是很听话的,裴娜一直盯着他,烟不能猛抽,酒不能猛喝,陆灼心情好的时候是愿意听的。

他享受被人惦念的滋味,自由自在了许多年,他不愿被束缚,却在纪烟离开他之后,他突然就开始想被牵挂了。

没有念叨他,他常常感受不到自己跟这个世界的联系,他时常会内心寂寞空虚冷。

第114章简单的幸福

陆灼带着夜宵回去的时候,屋子里倒是真的都收拾干净了,只不过,屋子里并非只有阿冬一个人,裴娜也在。

陆灼看着她,嘴唇勾了勾,将吃的放下,然后漫不经心的开口,“给你打电话不接,你倒是自己来了?”

“我来看看收拾得怎么样了”,裴娜看着他,面上的表情看起来还是不太开心。

陆灼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有看到,不接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生气了,过来,是给陆灼台阶下,他下就下,不下的话,裴娜可就真不跟他玩了。

四目相对,陆灼笑了笑,再开口语气倒是低了几分,“你想吃点什么?我叫人送点过来?”

看陆灼这表情,听他这语气,裴娜就知道他下台阶了。

陆灼的情绪一阵一阵的,有时候跟个分裂者似的。

好的时候低声下气,可会哄人了,不开心的时候,跟全世界欠了他八百万,竖起刺来,谁靠近就毫不留情的扎谁。

“买了什么就吃什么吧……”裴娜看了一眼他买回来的东西,亲自动手打开。

陆灼没再说什么,帮她将袋子打开,把东西一一摆了出来。

“那我……”看着他们两个人似乎已经和好却有了默契,阿冬有些为难的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你坐下”,陆灼和裴娜转头看他,异口同声回答。

陆灼买了不少酒,此刻是不喊打喊杀了,但真保不齐这些酒喝完了以后,他们两个还和谐。

阿冬咽了咽口水,只能乖乖又坐下了。

这一顿吃得倒是还行,没有再次的拔刀相向。

阿冬很晚才离开,下楼的时候,手机响了一下。

他低头看信息,然后又抬头往上看了一眼,这个时候两个人好不容易喝饱了又抱一起犯困了,现在再上去不好吧,他显得有些为难。

他将手机按黑,还是上了车,任何事情明天再说吧。

小说《纪烟陆灼》 纪烟陆灼第12章 试读结束。

《纪烟陆灼》网友点评

已下线请稍等:《纪烟陆灼》这本书的内容严谨,文字诙谐有趣,作者纪烟的笔力也不错,一读就停不下来。

兮颜:说真的,纪烟陆灼这本书真的不错了。虽然作者纪烟不太出名,但是内容文笔和剧情走向条理清晰有理有据。内容夸大但不浮夸,确实是爽文爱好者的佳作。

纪烟陆灼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精选好书

纪烟陆灼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纪烟陆灼》非常非常好看,没一个情节重复,不啰嗦,主线很强,纪烟陆灼人物塑造的很好。主要讲述的是:对曾经的纪烟来说,能够安安静静什么都不需要做就是一种奢望,因为有她父亲这个拖油瓶,...
抖音纪烟陆灼小说叫什么名字 精选好书

抖音纪烟陆灼小说叫什么名字

《纪烟陆灼》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纪烟陆灼的故事,看点十足,《纪烟陆灼》故事梗概:纪烟乖乖坐下,裴立群倒是挺温情,拉过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