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青青江玉枫小说最后结局 沈青青江玉枫完结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3-3-14 07:47

沈青青江玉枫

沈青青江玉枫

作者:江玉枫

主角:沈青青江玉枫

沈青青江玉枫作为现代言情小说《沈青青江玉枫 》中的主人公圈粉无数,很多网友沉浸在作者“ 江玉枫 ”独家创作的精彩剧情中,详情为:穿好衣服出去,江玉枫正好回来,没等她反应,就被他拉着出门上了辆军绿大卡。半小时后,车…… ...

沈青青江玉枫

《沈青青江玉枫》小说试读

眼见周围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沈青青又臊又急,连忙挣脱:“江玉枫,你放手,也不怕别人笑话……”

话还没说完,江玉枫扯着她朝楼梯间拐了个弯,把她塞进下面的放着扫把的小隔间。

里面一片黑暗,只能通过门隙看清面前对方脸庞的轮廓。

沈青青背后抵着墙,身前是男人炙热的躯体,无措的双手只能挡着他坚硬的胸膛,试图阻止他的靠近。

“你,你要干什么?”

“既然回来了,为什么还看见我就跑?”

温热的气息洒在耳畔,低哑的声音像是沉瓮的钟声,引的她一阵战栗。

“我……”

沈青青张着嘴,嗫嚅了半天也挤不出一句回答。

像是在欣赏她的慌张,江玉枫不停地靠近。

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让沈青青轻而易举地感受到他的心跳。

好半天,她才压着混乱的思绪:“刚刚吴英玉说了那么多,你,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闻言,江玉枫皱眉:“你希望我说什么?”

鹰爪般的视线让沈青青无处闪躲,只能低下头:“她虽然有点缺心眼,但到底喜欢你了那么久,我知道,你对当初我硬嫁给你的事还耿耿于怀,我也想的很清楚,强扭的瓜不甜……你要是想跟吴英玉在一块,我没意见。”

听着她吞吐又闪躲的话,江玉枫只觉额间的青筋在跳。

他哑着嗓子:“说完了?”

“嗯……”

“我跟你解释了那么多,你又大老远回来,不是想跟我继续过日子,也不关心我的伤,而是想把我推到别人怀里?”

江玉枫的语气冷的像冰,沈青青慌忙摇头:“不,我只是……”

话还没说完,唇便被狠狠堵住。

黑暗中,她瞪大了眼,只觉脑子一片空白,只能笨拙地应付他的放肆撩拨。

江玉枫发了狠,吻的比之前更急促,时不时啃啃那柔软的红唇。

亏他这几天对她提心吊胆,没想到她一回来就给自己这么个‘大惊喜’。

沈青青被吻的七荤八素,回过神时,衣服已经被敞开,肩和胸膛一片寒凉。

伴随着男人沉重的呼吸,湿润灼热的吻雨点向下。

“别……”

刚一开口,沈青青就被自己娇柔的声音惊的脸色涨红。

她连忙捂住嘴,生怕引来外面的人。

江玉枫丝毫不受影响,一手横在她后腰,往自己怀里一带,彻底让她无处可逃。

吻辗转到眉眼,沿着脸颊朝嘴角靠近,沈青青慌得抬手挡住。

“这里是医院,要是被人发现,你这个连长的脸还要不要了?”

明明是带着恼意的训斥,可听起来却是软绵绵的。

“脸面丢了还能挣回来,媳妇丢了难找。”江玉枫说的理直气壮,又正经的像在做汇报。

门隙的光勾勒着他的脸,每一处的转折都恰到好处。

沈青青怔了怔,不自在地开始挣扎:“你先放开我……”

随着她的乱动,江玉枫忽然痛苦地闷哼一声。

她一惊,才想起他身上有伤:“怎么了,很疼吗?”

“医生说需要家属陪护,正好你来了,留下来照顾我。”

听着江玉枫的话,沈青青愣了片刻,还是嗯了一声。

虽说两人之间还有些嫌隙,但到底还是夫妻……

只是,当看见江玉枫高大的身躯挤到病床边,留出一半空后,定定看着自己时,她怔住了。

沈青青语气微僵:“什么意思?”

“没有多余的床,你跟我睡。”

第22章

说这句话时,江玉枫表情如常,丝毫没觉得这话有多暧昧。

虽然两人早有了夫妻之实,但两人还没完全和好,况且这里又是医院,万一被护士看见,她还怎么出去……

“我坐着就行,你要什么就叫我。”

沈青青装作没听见,径直走向靠着墙的一张摇摇欲坠的木椅。

江玉枫也没说话,就看这她往那做坐。

沈青青正想着一会儿该怎么说起徐墨的问题,刚沾到椅子上,椅腿‘咔’的一声断裂,一**坐在地上。

钝痛让她皱起了眉,却听见一声低沉的轻笑。

抬起头,只捕捉到江玉枫弯起的嘴角。

沈青青怔住,一时忘了身上的疼痛。

她从没见江玉枫笑过,上辈子两人不是争就是吵,几乎没和颜悦色地说过话。

而他冷峻坚毅的脸,仅因为一丝笑就多了分柔和阳光。

“刚刚忘了说,椅子已经坏了。”

江玉枫侧着身,慢条斯理地开口。

沈青青回过神,又恼又无奈。

他哪里是忘了说,明明是想看自己出丑而已。

也没有理会,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我渴了。”

闻言,沈青青绷着张脸走过去倒水,刚拿起搪瓷杯,江玉枫长臂一伸,直接把她捞到床上。

“你身上还有伤呢!快放开我……”

她红着脸挣扎,压着声音怕别人听见。

江玉枫非但没松手,反而把人往怀里带了带:“这床也不结实,你再乱动,它要是像那把椅子一样,我可没法跟医生护士解释。”

她愣住,诧异看着她们纷纷起身,拍掉手里的灰,各个带着笑围过来。

“雨甄啊,你可算回来了,大家伙可惦记你呢!”

“你说说你,被婆婆欺负,又帮着军警抓军服厂的小偷,受了那么多委屈,咋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可不是,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就说出来,大家都会帮衬着!”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让沈青青反应不过来。

照理说,这些曾经对自己深恶痛绝的人不应该狠狠戳自己脊梁骨吗?

“等等,你们这是……”

见沈青青一头雾水的模样,指导员家的媳妇李文娟解释道:“你走后没多久,上面发了文件,特意表扬你为军服厂做的贡献,要不是沈连长说话,咱几个怎么知道你吃了那么多苦,不仅被污蔑勾引男人,还要应付个没良心的爹。”

闻言,沈青青神色微滞。

表扬文件?

是江玉枫给她正名了吗?

想着还在屋里的外婆,沈青青说了几声谢谢后匆匆上楼。

一进屋,便闻见一股鲜香。

煤烧的通红,锅里的炖着的鱼翻滚着,外婆正从炉子的通风口扒出煤灰。

见沈青青回来了,她站起身:“回来啦,青淮咋样了?”

沈青青盯着锅里的鱼:“外婆,这鱼哪来的?”

外婆笑了笑:“我听说青淮受伤了,来前就让小程带我去了供销社买了条鱼,炖了好给他补补。”

看着老人慈爱的笑容,沈青青心疼不已。

外婆总是不肯在自己身上多花一分钱,可对她和青淮总是那么大方,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给他们。

愣神间,外婆已经盛了碗汤:“来,你也喝点。”

沈青青摇摇头:“我不饿,您喝吧,我做饭,一会儿给青淮送去。”

外婆不肯喝,她软磨硬泡地让她喝了两碗。

正切着土豆,又听外婆说:“对了,你昨儿走后,下午有个男的往咱家扔了一大笔钱,我想还给他,但他跑太快,我腿脚又不好,没追上。”

沈青青动作一滞:“男的?长什么样?”

外婆回忆着:“三十来岁,高高瘦瘦,脸色不大好。”

听着她的描述,沈青青心里有些不安。

怎么像那天在徐墨办公室看见的男人。

天下哪有白送钱的好事,难不成又有人准备给自己挖贪钱的坑?

等外婆把钱拿出来,她险些惊掉了下巴。

厚厚一沓,足足五千块。

哪怕是上辈子,她也是清苦了一生,根本没见过这么多钱。

忽然,楼下传来李文娟的叫喊。

“雨甄,你爹又来了!”

第26章

沈青青脸色一变。

好好的,乔伟怎么来了?难道是沈母不甘心,把他又找来了?

没等她反应,外婆拉着脸,抄起门口的扫帚就要冲下去。

沈青青忙拦住她:“外婆,你才康复,我去应付她。”

外婆全然不放心,她深知乔伟是个难对付的。

“囡囡,跟他那种人是不能讲道理的,只能打,打到他不敢来才行。”

沈青青安抚地点点头,从她手里接过扫帚:“放心吧,我知道。”

说着,把门关上后下了楼。

几个月没看热闹的军属们都伸了个头在走廊阳台上往下看,但和从前火烧浇油的氛围不同,她们各个一副随时撵人的架势。

沈青青一下楼,便看见坐在地上的乔伟。

他本就干瘦的脸现在像被层黝黑的皮包裹的骷髅,嘴角青紫,身上还穿着那件油腻的黑袄,只是几处都破了,露出发黑的棉絮。

一见她,几乎是爬着过来:“雨甄,救救你你爹吧……”

前两回来,乔伟都是趾高气昂,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这回怎么跟乞讨似的。

难不成,换苦肉计了?

她冷下脸:“救你?我记得你从杨秀英那儿拿了不少钱吧。”

乔伟用着破锣嗓骂道:“我家那口子,见我拿了钱回来,居然全部卷跑了,还留下一堆债给我,那些债主说两天不还钱,就要打死我……”

说着,抓着她的裤脚就开始哀求:“雨甄,看在我还是你爹的份上,帮帮我吧……”

听了这写话,沈青青又解气又可笑。

“当年你偷走我妈的救命钱,就没想过今天?这都是你的报应,我沈青青也没爹,以后你也别再来找我!”

说着,她撤开腿,冷漠看着他扑在地上。

见沈青青坚如磐石的态度,乔伟索性哭嚎起来:“沈青青,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真要看着亲爹被人打死吗?如果我真的死了,去了阎王殿也要在阎王面前哭一哭,我生了个不孝女,连爹的命都不救……”

沈青青只觉额间的青筋在跳,手里的扫帚也越捏越紧。

真是物以类聚,怪不得和沈母一起狼狈为奸。

外婆也说得对,这种人只能靠打才能让他长记性。

就在沈青青准备用扫把把人赶走时,苏盈端着一盆乌黑的水冲过来,照着乔伟的脸就是一泼。

虽然已经是二月末,但还是天寒地冻的。

被这么一泼,乔伟条件反射地窜起来,抱着湿透的袄子发抖。

在一片叫好叫该声中,苏盈叉腰痛骂:“就你也配当爹?你要是死了,阎王殿都不带收的,你就该当个孤魂野鬼!”

沈青青诧异看着她。

以前苏盈不落井下石,自己就烧高香了,没想到现在她居然给自己出头。

周围帮腔的声音此起彼伏,乔伟眼见不得好,狠狠剜了沈青青几眼后走了。

见人远了,沈青青才朝苏盈道谢:“谢谢嫂子……”

苏盈哼了一声:“别谢我,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说完,拎着盆转身进了屋。

李文娟笑着说:“别看苏盈厉害的模样,其实她心挺好的。”

沈青青点点头,心底擦过久违的暖意。

打发走了乔伟,她便盛好饭菜去照顾江玉枫。

怕走过去后饭菜就凉了,沈青青就借了李文娟家的二八大杠,骑着去医院。

平坦大道,刚转个弯,便看见路边一个熟悉却又谨慎小心的身影。

吴英玉!?

第27章

沈青青连忙停下,躲到路边的破旧广告牌后。

探出头,看见吴英玉小心又紧张地四处张望,确认没人后上了前面的白色菲亚特。

车子吐出尾气后驰骋而去。

沈青青站在原地,心里又是一万个不解。

据她所知,吴英玉从十四岁就进了文工团,家境并不好,那辆菲亚特怎么说都要七八万,她什么时候有那么富裕的亲戚和朋友了?

记挂着还挨饿的江玉枫,沈青青也没有细想,蹬着车往医院赶。

当天,她便把有人往家里扔钱和看见吴英玉的事儿说给了江玉枫。

江玉枫思索了番后问:“钱呢?”

“外婆收着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送公安局去?”沈青青有些苦恼。

“先别送,他像是在试探你,等我回去处理。”

沈青青点点头,想起来什么似的问:“昨天我忘问了,当时那个男人为什么叫徐墨‘枫哥’啊?”

说话间,她倒了碗汤递过去。

江玉枫没有回答,而是说:“有些事儿我还不能跟你说。”

闻言,沈青青哦了一声,也没有追问。

她明白,他的任务有一定的保密性。

半个月后。

江玉枫出了院。

一进屋,外婆已经烧好了饭菜,卤子面条,白菜粉条,酸溜土豆,红烧狮子头,炖鸡和鱼。

沈青青无奈,老人又把自己给她的钱花在自己和江玉枫身上了。

饭桌上,外婆不停地给江玉枫和沈青青夹菜:“你们总算夫妻同心了,我打心眼的高兴。”

江玉枫不语,看着沈青青的目光却慢慢和软。

沈青青笑了笑,给外婆和江玉枫各夹了肉。

这样温馨幸福的时刻,曾经也只在梦里出现过。

吃过晚饭,三个人说了会儿话,外婆起身出门。

江玉枫愣住:“您去哪儿啊?”

沈青青一拍脑门,有些懊恼:“我这记性,昨天外婆房里的床弹簧都蹦出来了,我回来前想去趟供销社买床垫的,结果忙着给你拿药,给忘了。”

外婆摆摆手:“文娟跟我说了,她屋里还有间空房,让我过去睡。”

沈青青有些不好意思:“这……”

“我也乐意,她家那孩子可讨喜了。”外婆笑看着他们,“你们呀,也早点生个孩子,乘着我还硬朗,还能给你们带带。”

说完,老人便出了门。

沈青青却红了脸,在自己面前说也就算了,江玉枫还在呢。

偷瞄一眼,身边的男人好像没什么表情。

她心底掠过丝失落,难道他不想要孩子?明明还说她以后要是怀了,外婆还能帮衬……

天彻底黑了下来。

趁着江玉枫去洗澡,沈青青翻出从废品站淘来的关于财经管理的书。

书本破旧,但里头却是这个年代少有的金融知识。

从首都回来后,她才发现守着会计的活儿并不是长久之计,开放后,一切发展都很快,如果这时候不跟上,以后就很难有机会发展了。

看的正认真,头顶忽然一暗。

沈青青愣住,抬头望去,撞上江玉枫幽暗的目光。

他双手撑着桌沿,高大的身躯微俯着,像围栏圈着她。

沈青青心跳莫名加快:“你洗完了啊,那我也去……”

小说《沈青青江玉枫》 沈青青江玉枫第6章 试读结束。

《沈青青江玉枫》网友点评

别再吹冷风:这本书沈青青江玉枫写的好微妙微俏。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引人入胜!把主人公沈青青江玉枫的淋漓尽致,可谓一本好书!看了意犹未尽!

不乱于心:刚开始看,前面的剧情很有代入感,很不错,还会继续看完的。

沈青青江玉枫小说-沈青青江玉枫全篇阅读 精选好书

沈青青江玉枫小说-沈青青江玉枫全篇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沈青青江玉枫》在广大网友之间拥有超高人气,沈青青江玉枫的故事收获不少粉丝的关注,作者“江玉枫”的文笔不容小觑,简述为:“之前忘了说,妈明天过来看我们,这几天你少惹些事...
沈青青江玉枫《沈青青江玉枫》小说完整版 精选好书

沈青青江玉枫《沈青青江玉枫》小说完整版

《沈青青江玉枫》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是“江玉枫”大大,书中主角分别是沈青青江玉枫,精彩情节概述:从首都回来后,她才发现守着会计的活儿并不是长久之计,开放后,一切发展都很快,...
池晚森林早早小说结局 精选好书

池晚森林早早小说结局

我死后,法医女友解剖了我描绘了池晚森林早早的一段异世界冒险之旅。他身世神秘,被认为是命运的守护者。cc巧妙地刻画了每个角色的性格和动机,小说中充满了紧张、悬疑和奇幻元素。精彩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