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松万峰林 第14章

Ourboke
Ourboke
Ourboke
16368
文章
148
评论
2022年1月9日12:14:43
我可以看到死者视角

我可以看到死者视角

作者:寻雷踏火

主角:秦松万峰林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我可以看到死者视角

《我可以看到死者视角》小说试读

第14章

紧接着随着一阵刺眼的光闪来,自己的脖颈瞬间被一只手勒住,“秦松”本能的想要挣脱,可是却力不从心,想来是酒精产生了作用。

但是却可以感到他的手很粗糙,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手茧造成的,而手茧只有受到长时间的摩擦,角质层的严重破损才会形成。

“呃......”

“秦松”想要发出呼喊声,却被扼住了喉颈,怎么也发不出声来,只能任由着被这人拖着进去,他的力气大的惊人,看样子是个男人。

被甩至客厅后,“秦松”捂着被勒疼的脖颈,颤抖着声音道:“你......你不是那**,你闯进我…我家里做什么!”

那人并没有做出回应,秦松摇晃着头,极力想要看清,除了隐约中可以感觉到他狞笑着以外,却还是看不清他的样子。

接下来的一幕让秦松瞬间睁大了瞳孔,甚至可以感受到这具身体瑟瑟发抖得直冒冷汗。

隐约中看到凶手不知何时起,手上已经持着十几米长的短刀!

这…这凶器怎么跟杀死林琪所用的凶器这么相似,不对,应该说就是同一个!也就是说,杀死二人的凶手是同一个人!

那么接下来他的举动......

“啊!!!”

“秦松”感到腿的内侧产生了一种猛烈的剧痛,疼得龇牙咧嘴,忍不住嘶喊了起来。

那凶手的笑愈加的肆虐,手中的刀开始不断的旋转,张显只能一脸痛苦的嚎叫着。

“放…放过我吧!我有钱,我…我有很多钱,你想要多少,你想要多少我都给你!只要......只要你放过我!”

笑声戛然而止,凶手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双目狠戾的瞪着自己,手中的刀越剜越深伴着惨叫声开始逐渐向上划去。

殷红的血液溅了一地,微张的眼皮露出一双好似要嗜人的眼睛,嘴里的笑声继续响起,不断的回荡在秦松的耳旁。

他…好像在享受刀划过的**!

直到脏器全部被掏出,身体的气息也逐渐变得微弱直至彻底断了气......

秦松猛然惊醒,恐慌的眼神扫了一番四下,思绪久久未能得到平复。

“报告警长,凶杀现场已经做好记录了!”

“好!”万峰林看着记录员应道,随即便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秦松。

“秦松!秦松!”

秦松听到万峰林的话,瞬间愣过神来,紧忙应道便朝着万峰林的方向跑去。

再次进入凶杀现场,看见里边已经设好了警戒线和痕迹固定线,秦松随着万峰林的身后沿着线外缓缓的走了进去。

经过死者视角,虽说视线不清,但也大概可以猜测到死者是从开门之时,被一路拖到了客厅里。

再加上通过勘察员检测,地上还残留着死者的指纹,所以与猜测一致。

走到客厅时除了一地的血迹以外,并未见到死者的尸首。

尸首不在这?怎么会?即便视线再模糊,也能大概看出死者就是在客厅被害的。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死者被害后被凶手转移了尸体!

从地上的血迹来看,凶手是在死者被害之后再从客厅拖至里卧。

秦松沿着血迹的边缘小心翼翼的随着万峰林等人走进了里室,而呈现在眼前的一幕却是被子中露出的一双血迹斑斑的脚。

裹在他身上的灰色床被已完全被暗红色血液浸染,让人很难再看出原本的颜色。

从尸首上滴到地上的血渍已变成了凝固的形状,却还散发着股浓重的血腥味。

秦松眉头紧锁,低头沉思了片刻。

也就是说,凶手将死者拖进里卧后直接将其扔在了床上,再用被子将尸体包裹,至于为什么如此大动干戈,这就有些事让秦松费解。

此时,张启武正要上前掀开被子,却被万峰林拦手制止。

“咋了老万?”张启武有些疑惑,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刑警,总是喜欢做首当其冲的那个,这种勘察尸首的事自然也不例外。

“让秦松来!”

秦松听到这,不禁有些惊愕。

“怎么?怕了?”

“不怕!”秦松二话没说直接应道,毕竟凶手的死状都见得一清二楚,还亲身体验了一回,再见一次又能怎么样。

万峰林满意一笑,便看着秦松径直走去,丝毫没犹豫就直接掀开了裹着死者的被褥。

很快,死者真容便显露了出来。

没错!这正是张显的尸首,虽说同林琪的死状一样被剜眼割了舌,但是一对照资料上的照片却不难看出!

小说《我可以看到死者视角》 第14章 试读结束。

我可以看到死者视角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7章 精选好书

我可以看到死者视角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7章

主人公叫秦松万峰林的小说是《我可以看到死者视角》,本小说的作者是寻雷踏火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7章“师姐,你是什么时候在这的?”方才一边顾着回话,一边又专...
主角名叫云琉璃厉墨司的小说 精选好书

主角名叫云琉璃厉墨司的小说

主角叫云琉璃厉墨司的书名叫《被宠成帝都首富》,它的作者是南屿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6章他一直没放弃追查爹地的身份,偷查了妈咪五年前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