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小说我的姐姐是团宠白月光-主角余唯依依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3-11-10 19:10

我的姐姐是团宠白月光

我的姐姐是团宠白月光

作者:九月

主角:余唯依依

余唯依依作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我的姐姐是团宠白月光》,目前正在抖音火热推广中,知名作者“九月”的最新原创作品,讲述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内容梗概:我这回抬头满眼凄苦地望着他。他怔怔地望着我,嘴巴翕动,竟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当初我舍命帮顾骁挡的那……...

我的姐姐是团宠白月光

《我的姐姐是团宠白月光》小说试读

8

摧毁一棵大树,最好的方法就是从它的“根”下手。顾骁、林梵、谢峥、叶星眠就是余唯的根,也是她在我面前炫耀的资本。

我穿着一身白裙,踩着平底鞋,背着书包,等在赛车出口处。

我今天约了谢峥,但他不肯见我,我只能来堵他了。

果然,谢峥一出来就冷漠地“啧”了一声,问我:“你来干什么?”

“来道歉。”我低着头,微微颤动的肩膀却荡出一丝楚楚可怜。

可这丝楚楚可怜并没有影响到谢峥,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仍是满脸不信任。

“真的,我知道我自己做错了,我以后会好好对我姐姐的。”

谢峥看了我一会儿,就要越过我回基地。

和我错肩而过时,他冷哼了一声,说:“我不信狗改得了吃屎。”

我攥紧了拳头。

这不是他第一次出言侮辱我,却是我翻盘的最后一次机会。

我伸手拽住了他,说:“可以给我个机会,请你吃一顿饭吗?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

也许是我忍辱负重的样子打动了谢峥,他脱下外套,示意我跟上。

我看着他走在前面的背影,隐晦地笑了笑。

我开车带着谢铮来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

我的目的地不是饭店,而是一家糖果店。

余唯是抢了我的功劳,但她不知道的是当初我送给谢峥的糖可是到一家店专门定制的。

我知道她给谢峥的理由是店家倒闭了,没办法再买了,因为她一直找不到同款。

而我留了个心眼,没告诉过她店在哪里。

快到餐厅门口时,我拐到了那家糖果店。

谢峥不耐烦地看着我。

“谢峥,给你写了那么多年的情书,买了那么多年的糖,今天我想给自己一个了断。”

谢峥疑惑地看着我。

我没有再和他说话,转身拐进了糖果店内。

果然他也跟着下车了。

进到店内,我给糖果店的店主使了一个眼色。

老板立马说:“哎呦!小姑娘又来买糖啦!”

我低下头嗯了一声。

谢峥愣愣地看着我拿着的我特制糖。

老板笑着说:“小姑娘送了三年了,还没追到手啊?”

我掐着自己的大腿,逼自己流下了一两滴眼泪。

谢峥艰难地开口:“高中那三年,给我写信,送糖的人是你?这不可能,这……”

老板立即帮腔:“小伙子!你可不能这么说啊!我家店只此一家,何况人家小姑娘还连续来了三年,我再脸盲,也不会认错人呀!”

我哽咽的开口:“我知道你那个时候很难……放心吧,我知道你讨厌我,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不,不,不是,我……”

我扭头往店外走去,掩下我得逞的笑。

9

我还是穿着一袭白裙,打着伞,站在公交站牌处。

我在等,等我的网友,林梵。

高中时,我偶然加上了林梵的联系方式。

当时的林梵并没有现在骄傲,自信。

他每天都对自己所写出的歌感到不满意,甚至烦躁。

我就经常在网上安慰他,和他说话,帮他找灵感。

我给他发信息说:“林梵哥,我知道你讨厌我。但你之前在我们聊天时给我发的那几首歌曲,我都帮你填好词了,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当面给你。”

我看着聊天记录里林梵那不可置信的语气,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余唯虽然把我的号给要走了,但是聊天记录我可是都删了。

余唯只能通过口述来了解我和林梵相处日常。

但我也不会全部都告诉她呀。

正想着,余光看见一个身影向我跑来,然后停在了我的身边。

我慢慢地放下了伞,露出了我的面孔。

林梵拿着我写的词,激动得双手颤抖,看着我的眼中尽是后悔和疼惜……

我知道,又一条鱼儿上钩了。

接下来该去谁呢……

10

在四个人中,余唯最在意的其实是顾骁。

顾骁也是她唯一对外承认的男朋友。

我站在顾骁的办公室门口。

等着他喊我进去。

不一会儿,助理从顾骁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对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进,余小姐。”

办公室中顾骁正在埋头处理公务,一个眼神也没有给我。

我自顾自地走去把一张银行卡放在了他的面前,是餐厅那天他给我的卡。

顾骁皱眉抬头看我,不懂我什么意思。

我直接又拿回银行卡越过桌子走到他面前。

抓着他的手臂,就要硬塞进他的手里。

我知道顾骁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他。

所以毫无疑问我被推了一把。

顺势我就往桌子角撞去。

我的腹部正好磕到了桌子角,疼的我躺在了地上。

朦胧之中,我看到顾骁有些慌乱地向我走来。

醒来时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顾骁坐在我的床头看着我,满眼都是红血丝。

顾骁:“你腹部的伤……”

我低头默默不语。

顾骁又问我:“伤是怎么来的?”

我这回抬头满眼凄苦地望着他。

他怔怔地望着我,嘴巴翕动,竟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当初我舍命帮顾骁挡的那一刀,可算是发挥作用了。

余唯功劳可以抢,但伤口却复制不了。

11

出了院,我按部就班地去学校上课。

心里默念着倒计时。

叶星眠应该很快就会来找我兴师问罪了。

果然,刚一个转角,我就被叶星眠抓着胳膊抵到了墙上。

“余依,好手段啊!顾骁都能被你驯服了!”

我红着眼睛,去掰他的手腕。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听不懂?顾骁这个蠢货居然跑到小唯姐面前大发脾气,说她假冒什么恩人,你敢说这不是你的手笔?”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

叶星眠见我挣扎得厉害,更加紧地攥着我的手腕。

“疼…”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冲他大吼:“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当初你妈把你打昏扔掉时,我就不应该发善心把你带回来!”

我能感觉到叶星眠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我哭声渐渐大了起来,好似用了我毕生的眼泪。

“你!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是你把我带回去的!你…”

“怎么不是!你去问那里的警察!当时做笔录我可也是签了字的!”

叶星眠傻傻地盯着我。

“我做错了什么!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推开叶星眠,转头跑走了。

坐着出租车回家,我忍不住在车上大哭大笑起来。

司机有些害怕地问我:“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我笑着回答:“没事师傅,我这是高兴,我可真是太高兴了!”

12

学期结束,我搬着书走出校门口。

一辆车停在了我的身边。

谢峥从车上下来,绕过车头朝我跑来。

“依依,把书给我吧,我送你回去。”

我点点头,把书扔给他。

我看着他把我的书搬进车里,然后开口:“我画室里还有。”

谢峥马上说:“我马上去!”

然后帮我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我坐在副驾驶上,侧头看着他系安全带。

装作有些无奈地开口:“我们学校不让开车进校园,只能走进去。”

谢峥立马停手说好。

我在车里吹着空调,喝着谢峥买的冷饮,看着他在将近40度的高温下,帮我搬运着书籍。

我们学校是让开车进去的,他应该也知道。

我想想我的画室好像离校门好像挺远的。

我看着谢峥忙碌的背影进进出出已经几趟了。

毕竟我攒的书还挺多的。

过了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

谢峥气喘吁吁地坐了进来。

“依依,我搬好了,咱们去吃饭吧!”

“你有很大的汗味,我受不住。”

谢峥愣了愣又立马反应过来。

“行,我现在就去洗一下!”

“去我画室旁边的男宿舍楼吧。”

“好,你再等我一会儿。”

半个小时后,谢峥洗完澡回来了,正要开车去吃饭。

我恶劣地开口:谢峥,书我不想搬了,你把它们再搬回去吧。」

谢峥没有说话,转头看着我。

我无辜地回望着他。

随后谢峥又释然地笑了笑。

“好,你再等我下,我把书搬回去。”

我点点头,冲他笑了笑。

又过了两三个小时,我接到了谢峥的电话。

“依依,你去哪了?我已经搬好书了,不是要一起去吃饭吗?”

“你太慢了,我太饿就自己先去吃了。”

“那依依现在吃完了吗?我可以去接你吗?”

“好呀,不过我在的这个饭店在市里开了好多家,我也不知道我在哪一家。”

谢峥在手机那头默了默,轻柔地开口:“别担心,我一家一家去找你,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我直接挂掉了电话,看着黑屏讽刺地笑了笑。

13

我坐在房间的椅子上,随意地翻着书。

手机一直在响个不停。

等我终于看够了书,拿起手机,发现林梵给我发了几十条信息。

有道歉的,有关心的,还给我发了他些自己原创的歌。

“你这些歌给别人听过吗?”

林梵马上回复:“没有!你是第一个!”

我笑了笑,没有就好。

过了几天,林梵抱着玫瑰等在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我慢慢地走向他,伸手接过他手里的玫瑰。

我们并行往家的方向走去。

“依依,前两天有人顶替我的名字把我的原创歌曲发表了。你放心,肯定是有人盗取你的信息,你等我找…”

我抬抬手打断他:“不用找,我卖的,”

林梵猛地停下脚步,震惊地望向我。

我笑了笑:“一首歌卖了十块,还不错哈,能赚个冰棍钱。”

林梵手抖了抖,隔了好长时间才回我的话。

林梵:“就算你要卖,这些歌也不止这个价的”

我嗅了嗅花,满不在乎地回答:“是吗?”

经过一个垃圾桶,我顺手把怀里的玫瑰给丢了进去。

随后拍拍手无奈地朝他笑笑:“你的歌和花,像你的人一样,都不值钱。”

14

我和顾骁又坐在了上回吃饭时的餐厅。

顾骁温柔又歉意地说:“想吃什么?随意点。”

我点了点头。

正在吃饭时,我突然捂了捂腹部。

顾骁紧张地看向我。

顾骁:“怎么了?是伤口又疼了吗?”

我轻轻嗯了一声。

顾骁绕过桌子坐在我身边就开始帮我布菜,喂我吃饭。

我渐渐地哭出了声。

顾骁紧张地放下筷子:“依依,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的厉害?”

说话间就要把我抱起来去医院。

我倚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

“也只有你对我好。”

顾骁爱怜地摸摸我的后脑勺。

“顾骁,我要给你坦白一件事。”

我擦擦眼泪,泪眼婆娑地望着他的眼睛。

“顾骁,我在家中无意偷听到了我爸和我姐讲话,我爸他居然指使我姐去偷你办公室里的机密文件!而且我还听到了当年你遭人暗算,我爸好像也掺了一脚,目的就是想要挟恩图报!”

顾骁的眼神暗了暗,亲亲我的头发:“依依会不会听错了?”

我拼命地开始摇头:“顾骁,顾骁,你信我,你信我!”

说话间更加把身体投进他的怀里,好似整个天地间我能依靠的只有他。

顾骁就这样温柔地抱着我,我能感觉到他在不停地抚摸我的背部。

我忍着恶心,放松身体,越过他的肩膀,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在不远处对我怒目而视的姐姐。

我挑衅地冲她笑了笑。

等着吧,好戏该开场了。

15

回到家,上楼。

果然看到了余唯在我的房间门前站着等我。

我不慌不忙地掏出手机,先给叶星眠发了条短信,再向余唯走去。

余唯看起来气急了,一下子冲到了我面前。

“你全告诉他们了!”

我不说话,还是用挑衅的眼神望向她。

“你这么做!信不信我马上就断了**药!”

我猛地上前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抵在墙上。

我恶狠狠地冲她吼道:“你还好意思提我的母亲!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母亲早就已经死了!早死了!”

余唯震惊地看着我,喃喃地开口:“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瞪着她,朝她膝盖上狠狠一踢,让她面朝我跪着。

我蹲下身在她,掐着她后颈,在她耳边低语:“姐姐,你不知道,最近他们四个对我有多好,我还真有点应接不暇了呢。”

余唯红着眼睛瞪着我:“**!你这个**!我就应该早早了结你!”

话说完,她就开始挣扎着起身,想要置我于死地。

我轻轻松松地制服着她,笑话,这些年在家干的重活是白干的?

余光看见有一抹身影上来了。

我冲余唯甜蜜一笑,随后抓起她的手臂,让她掐住我的脖子。

余唯一愣,想要挣脱,力量却不敌我。

“姐姐!你放手!我快喘不过来气了!”

“你这个**!你!”

余唯也被激起了怒火,和我扭打了起来。

我不动声色地带她到了栅栏边。

这时候叶星眠终于从楼下蹿上来了。

他一边呵斥着一边抓着余唯的身子往后拉,想要把她拉离我。

可我紧紧地掐着余唯的手臂,甚至把指甲都嵌在了她的肉里。

余唯被我掐得生疼,尖叫声不断。

最后我看到叶星眠终于没有耐心,准备使大力气把余唯给拽开时。

我猛得松开了掐着余唯的手臂。

余唯就顺着叶星眠拽她的力气往后倒。

本来顶楼的栅栏是可以挡住她掉下楼的,但谁让她们母女两个把我分配到了顶楼这个破烂不堪的地方。

既然是破烂,那顶楼过道的栅栏当然也是腐朽不堪的。

那摇摇欲坠的栅栏又怎能拦住它们家公主倒下的身躯呢?

我看着直挺挺从六楼头朝下摔在地板砖上的余唯,忍不住笑了笑,随后开始放声尖叫!

叶星眠呆愣在原处,不知所措地盯着楼下一动不动的余唯。

“叶星眠!你杀人了!你杀了余唯!”

叶星眠脸色惨白,似乎想回答我的话,但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我跪在地上痛哭尖叫,透过捂着眼的缝隙。

我看到叶星眠抹了一把脸,颤巍巍地向楼下逃去。

16

在病房里,我听着余唯死亡的信息。

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随后又赶紧堵着了耳朵。

原因无他,傅咏的哭叫声可算是贯穿整个医院,真特么刺耳。

我心里正骂着呢,突然瞥见她向我冲了过来。

“**!是你!是你害死了小唯!你这个歹毒的女人!我一定要拉你下去给我家宝贝陪葬!”

她还没走到我跟前,就被谢峥扯着胳膊,拽到了地上。

“你讲不讲理!明明是你女儿犯错在先,还想杀依依灭口,她这叫自食恶果!何况叶星眠已经认罪了,责任全在他,关依依什么事!”

傅咏不甘地瞪向我。

我挤出眼泪,好似十分害怕地看向她。

傅咏讽刺地笑了笑。

“我现在可算知道了什么叫作咬人的狗不叫。”

傅咏还没说完,就被林梵打了一巴掌。

“嘴巴干净点!给你女儿留点儿阴德吧!”

我抽噎着,倒在了顾骁的怀里。

顾骁心疼地搂住了我。

傅咏,你有时间在这儿撒野,还不如赶紧回去和你家那位商量一下,毕竟我这个人记仇,你们对我做过什么我可是都会悉数奉还的。」

傅咏大惊失色。

当年的事他们做得极其隐晦,况且顾骁还对余唯青睐有加,现在余唯已死,那岂不是?

顾骁看着傅咏惊慌的样子,嗤了一声,便不予理会了,只顾安慰怀里受惊的我。

17

余唯下葬的前一天,我收到了余封的电话。

“依依,算我求你了!你再替我去求求情吧!我不能让余氏毁在我手里呀!我怎么对得起余家的列祖列宗!”

“父亲,我也努力劝了,但顾骁他不听我的呀,听他的语气好像誓死要把咱家弄垮!”

余封那头不吭声了。

我等了一会儿,在快要挂的时候,轻声开口:“哎,要是顾骁能消失就好了,他只要一没,顾氏根本不成威胁。”

余唯下葬的那一天,我环顾四周,果然没有看到余封的影子。

我立马就清楚,又有好戏看了。

果然刚出殡仪馆门口,我看到顾骁坐在车里向我招手。

余光瞥见有一辆车迅速地朝着顾骁的车冲来!

我顿时笑的更灿烂了!

两辆车那堪称电影级别的碰撞,惹来周围响彻云霄的尖叫。

我站在混乱的人群中央。

耳边一会儿传来警车的声音,一会儿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最爱安静的我,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吵闹。

看着这部喜剧,我愉快地勾了勾嘴角。

正当我沉醉地看着这幅美景时,一抹不和谐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内。

原来是傅咏啊,我不着痕迹地往林梵身边蹭了蹭。

林梵被我的动作吸引注意,扭头看向我:“怎么了依依?”

我突然尖叫一声,就往林梵身后一躲。

再睁眼我就发现我被林梵护在怀里,并感觉有液体滴在我的脸上。

我抬眼一瞧,林梵的脸上被划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伤势的严重性,我只能说作为林梵成为巨星的一张王牌,算是彻底废了。

我开心地咧开了嘴角。

这意外之喜,真的好生古怪搞笑。

18

收拾完残局。

我有些饿了。

被谢峥领回家投喂了。

谢峥默默地看着我进食,然后轻声开口:余唯坠楼当场死亡,余封和顾骁也是当场死亡,叶星眠和傅咏入狱,林梵也退圈被送去了国外治疗。」

我不慌不忙擦了擦嘴角,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你到底想说什么?”

“为什么留下我?”

我盯着他笑了笑。

“因为我喜欢你呀,你是我唯一喜欢过的人。”

谢峥深深地凝视着我。

我也回望着他。

“开心吗?”

“很开心呀!活了这么久,这段时间最开心!”

“好,你开心我就开心。”

谢峥温柔地对我笑了笑。

我也温柔地对他笑了笑。

随后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用食指挑起他的下巴往上抬。

谢峥也毫不反抗地抬起他的下颌任由我端详。

我看着他这副不值钱的模样,轻笑一声随手把他的脸往旁边一掷。

然后退后几步拿起桌上的纸巾开始细细擦拭我的手指。

我边擦边嘲弄地对他说:“谢峥,你真该庆幸我念点旧情。”

话毕,我就把用完的纸巾往他身上一扔,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说《我的姐姐是团宠白月光》 第2章 试读结束。

苏瑜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大结局 精选好书

苏瑜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大结局

古代言情小说《王妃黑化后,王爷后悔了》在广大网友之间拥有超高人气,苏瑜的故事收获不少粉丝的关注,作者“九月”的文笔不容小觑,简述为:“以后在人前,就让这孩子称你为姨母吧,有人问起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