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虐文里当恶婆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城中有妖无广告小说

发布时间:2023-11-10 19:39

我在虐文里当恶婆婆

我在虐文里当恶婆婆

作者:城中有妖

主角:顾临白慧

很喜欢我在虐文里当恶婆婆这部小说, 顾临白慧实力演技派,情节很吸引人,环环相扣,小说精彩节选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好好教训不孝子和绿茶小三。3顾临和白慧办理了离婚。齐雪终于正大光明……...

我在虐文里当恶婆婆

《我在虐文里当恶婆婆》小说试读

会一会便知。

5

刚到齐雪家里,我就拿出了恶婆婆的款,表现的非常不懂事。

「哎哟,亲家,我以前住大别墅住习惯了,我就睡主卧好了。」

「还有我儿子,他睡小房间对心脏不好,这样,我看这件带独卫的次卧也不错,他就睡这里好了。」

我定的这两间分别是齐雪父母的卧室,还有齐雪的卧室。

齐雪的母亲林芳芳终于坐不住了,声音不大不小。

「都破产了,还摆什么谱啊,也不睁眼看看这是谁的家。」

闻言,我像是听见了什么祖坟被挖的事,号啕大哭起来。

「是我的错,我不该破产了还连累亲家,我就是刚从大房子里搬出来,还没适应。」

「亲家,我这就走,不给你们添麻烦!」

齐盛瞪了林芳芳一眼,转而来安慰我。

「亲家,你别在意,你住主卧是应该的,我们夫妻还有小雪住次卧就好。」

齐雪也跟着赔罪。

「顾阿姨,你别在意,我妈心直口快没恶意的,以后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就跟以前一样。」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我擦了擦眼泪,十分感动,然后把行李箱推给齐雪。

「好孩子,那就麻烦你帮我把这里面的衣服洗了,顺便把你爸妈屋里的床单被罩都换了,我有洁癖,睡别人睡过的床单会起疹子的。」

「噢,对了,还有顾临的,他不会做家务,以后就靠你了。」

齐雪的嘴角抽搐了下,但还是照做了。

晚上,我住进了卧室,顾临住进了带卫生间的次卧。

不愧是我花真金白银养大的儿子。

我是装作没眼力见,他是实打实的一点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用早餐。

齐家的早餐说不上奢侈,但也实在。

那我就又得挑剔起来了,拿着勺子在碗里玩。

「亲家,怎么没有燕窝啊,我以前每天早上都要吃一碗燕窝的。」

林芳芳的脸色愈发难看,原本就难忍。

我的好大儿顾临火上浇油。

「是啊,这些咸菜跟猪食似的,小雪,你还是给我妈煮点燕窝吧,我早上要吃水果,记住啊,是进口水果,你们小区的水果摊上的我吃不惯。」

一大早上齐雪额头上的青筋格外明显,却还是要低声细语。

「阿临,燕窝太贵了,你知道的,我家就是普通人家,吃不起那些。」

顾临怜香惜玉,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

「小雪对不起,我还没习惯破产的生活。」

你妈当年我创业的时候也没那么多钱不照样送你去贵族学校读书。

也没见你这么善解人意,也好,让你对齐雪情根深种,然后再揭开这一家人的真面目。

这辈子没办法让你尝尝生活的苦,尝尝被爱人背叛的痛苦也好。

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心难得。

我加把劲,努力**林芳芳这个段位低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以前就算不吃燕窝,我家保姆也不会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林芳芳果然被我的刻薄激怒。

「你算个什么东西,拿我跟保姆比,你以为你还是以前呼风唤雨的顾总?你现在别说吃燕窝了,给你一碗稀饭喝就已经很不错了。」

林芳芳还想再说,又被齐盛的眼神制止住了,她满肚子气只好跑回了房间。

眼看齐雪的眼泪就要挤出来。

我抢先一步。

「儿子啊,咱们还是搬出去住吧,看人眼色的日子我过不下去了。」

听到我要搬出去,齐盛齐雪眼里闪过一丝算计。

齐盛开口:「亲家,不就一碗燕窝嘛,我们家买得起,你千万不能走,不然别人该说我们家闲话了。」

呵,还真是下血本了。

不过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

顾临之前给齐雪刷了那么多礼物,吃几碗燕窝这有什么要紧的。

当天晚上,顾临就找上了我,应该是齐雪在他耳边吹了些什么风。

「妈,咱们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以后还是不要提一些过分的要求了,燕窝什么的还是算了,那进口水果我也不吃了。」

「我决定出去创业!」

我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从小到大我用钱把他养成一朵高岭之花。

没这档子破事之前,他是出入夜场豪掷几十万的公子哥,多少年轻小姑娘为这他这张镶金的皮囊神魂颠倒,那群狐朋狗友对他又是一顿吹捧,烂的也能说成好的。

顾临被我养的太自信了,以为创业是件多么容易的事。

我问:「你打算干什么呢?」

他说:「先从房地产干起吧,这个来钱快。」

我微笑点头,恨不得扇他一巴掌再给他两脚。

听听这口气。

先从房地产干起?来钱快?

他以为自己往房地产公司那一站,人家就会看在他帅气的面庞给他一个好几亿的项目干。

事实证明,顾临就是这么想的。

我不戳破。

毕竟现在我现在是个盲目溺爱孩子、破产了还要装腔作势的恶婆婆。

「好啊,儿子,那你要好好干,妈就指着你咸鱼翻身了。」我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笑容写满了虚假与嘲讽。

顾临脑子不好铁定随了他那个渣爹,没看出来我的表情语言。

跟我说完这些,他高高兴兴地跟齐雪出去约会了。

我故意跟齐盛说要出去散步,实则留在卧室里偷听齐家夫妻商讨对策。

「都是你,非要女儿蹚浑水,还说什么顾家是假破产诈我们的,现在好了,房子给他们住了,燕窝给他们吃了,结果呢,顾家是真破产了。」

「还欠了一**债,万一讹上我们怎么办?」

林芳芳的语气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马上甩了我们母子。

齐盛也有点稳不住气了。

「你确定他们破产了?」

「我哥哥在银行做事,他们顾家能抵押的都抵押了,这不是破产是什么,亏的你还让小雪去当小三勾引顾临,我女儿真是命苦,先是在国外嫁了个假富豪,现在又摊上个没用的破产富二代。」

林芳芳说着说着呜呜哭起来,不停抱怨。

「你出的馊主意,说什么让小雪跟顾临结婚然后再离婚,分走顾家一半财产,现在半毛钱都拿不到,我们还要往里面贴钱。」

「再等等,顾临那个妈我看就是个老狐狸,说不定是诈我们的,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你难道这辈子都要住在这个破小区里?」

哼,我猜得不错,齐家果然心思深。

不过,我做戏喜欢做全。

还有一份大礼等着他们呢。

6

顾临在房地产公司门口被人打了。

我就说嘛,离了顾氏集团太子爷的名声,这糟心儿子出门早晚被人打。

「岂有此理,我顾大少的名声在A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竟敢动手打我,我非得让老王断了他们的资金链不可。」

老王是我的得力干将,专门负责房地产投资这块,黑白两道都是说得上话的人。

我在顾临耳边提醒道:「儿啊,咱们家破产了。」

于是,顾临一怒之下,只是怒了下。

曾经纸醉金迷、风华绝代的富贵公子,半边脸被打成猪头,多少有些唏嘘。

我不心疼,因为是我吩咐人下手必须重。

这样,齐家人才能完全相信我们是真破产了。

齐雪在边上哭哭啼啼。

「阿姨,你可要为顾临做主,你看他们打的,都破相了。」

哼,试探我呢?

我故作心疼,往顾临肿的老高的脸戳了戳。

「哎呀,确实是伤得很重,妈肯定为你做主。」

「这样,我们去讹他们,就说你被打成脑震荡了,需要五万的医药费,不行不行,五万太少了,得十万!」

「他们要是不给,你就躺在他们售楼大厅,妈带着小雪站在你身后拉横幅,保证要到钱。」

齐雪和齐家夫妻的脸拉得快掉在地上。

顾临面子上挂不住。

「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去做那种事。」

我一幅算盘珠子要崩到每个人脸上的样子。

「你懂什么,你和小雪的婚事一拖再拖,妈又没钱,正好讹一笔,你娶媳妇的钱就有了。」

「小雪你说是不是?」

我伸手去拉齐雪的手,她默默地抽开,笑都笑不出来了。

林芳芳拉着小雪远离顾临,用不大不小的声音挖苦。

「哼,十万块就想把我家小雪娶走,脸被打肿了,也不要脸了?」

我装作不在意。

「亲家,话不能这么说,小雪当初是跪在我家里说什么都要跟着顾临的,还说不在乎钱呢,十万块就是走个过场,他们年轻人不在乎这些,小雪你说对吧。」

齐雪态度变得冷漠起来。

「阿姨,我觉得结婚的事情还是再等等看吧,顾临现在脸肿了,不好拍照。」

狐狸尾巴要夹不住了,行,我再加把劲。

说话间,屋子外传来暴躁的喊声。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老赖不得好死!」

齐盛开门的时候,发现大门已经被泼了红油漆,上面写着大大的两字,还钱!

左邻右舍出来看,议论纷纷。

老谋深算的齐盛此时脸上没光,赶走了泼油漆的人,黑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

此时,我相信,齐家三人对我破产事情已经深信不疑了。

但是水只有越搅越浑才越精彩。

「亲家,泼油漆都是小事,商量顾临和小雪的婚事才是大事。」

「你们今天就搬出去吧,我们收留你们母子是看在顾临和小雪是朋友的份上。」

齐盛发话了,态度从原来的温和有礼转变成冷漠厌恶。

顾临听了,急了。

「叔叔,我和小雪是真心相爱,你放心,我妈欠的钱,我再两年内做房地产肯定能还上。」

「哼,还钱?一千万你要还到什么时候,你还要做房地产,看看你现在这副猪头样,不就是被房地产里的人打的嘛,就你这个废物连房地产销售你都干不了!」

原本我以为最先说这话的人会是林芳芳,毕竟她这段时间满腹怨气。

可谁承想,说这话的人是齐雪。

回忆起当初她宛如一朵白莲花躲在顾临身后的可怜模样,现在完全就是一副捧高踩低的小人。

顾临像是被人忽然往心上插了一把匕首,痛苦状。

「小雪,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齐雪用看垃圾的眼神看他。

「怎么,我说得有错吗,之前是看在你有钱我才愿意跟你,现在你没钱了还一**债,你跟你妈当老赖就算了,难不成还要拉着我一起去死!」

「收拾东西,赶紧从我家里滚蛋,多看你们母子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哇喔,好歹毒的分手词。

不过我喜欢。

顾临啊顾临,看清楚了吗,没了以前的钱跟势,你在齐雪这样的女人眼里只有恶心没有爱情。

林芳芳不忘补刀。

「还拿自己是少爷呢,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跟你那个老赖母亲给我们一家人磕完头再走,就算交了这个月的房租和伙食费。」

岂有此理,竟然让我们母子磕头?!

要磕也是顾临磕呀,我又不是你们play中的一环。

我猛踢顾临一脚膝盖窝,他震惊地看着我,似乎在说:你怎么舍得?

我凑到他耳边说:「儿啊,咱们欠的钱够多了,不能再欠了,下跪而已,至少不用还钱啊,妈养你这么大,总不能让我跪呀。」

人只有受辱了,才能快速的成长。

如果顾临还有良心,他就该想起当初那个为爱下跪的女孩,也曾这么卑微过。

顾临跪在地上,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下跪,跪的还是他发誓说要好好爱护的女人。

一月前,他随随便便一身衣服就上万,名表至少三十万起步,出入高级场所,从进门到坐下所有人都鞠躬尊敬喊他一声顾少。

现在鼻青脸肿,廉价的体恤,不超过两百的鞋子,头上还缠着纱布。

丧家之犬这个形容最贴切不过。

「行了行了,别把我家的地跪脏了,你记住,我们齐家和你们顾家没关系,以后见了那些讨债的,记得说清楚,滚吧。」

齐盛下逐客令,我和顾临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顾临站在江边,城市的灯光映照在江面,晚风凄凉。

从后面看,他的背笔直,宽肩微微颤抖。

我知道他现在很需要我这个老母亲的安慰。

于是我走到他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和他对视的那一秒。

我笑了。

哈哈哈哈哈!

真真是好大一张悲伤的猪头脸。

「抱歉儿子,我知道你失恋很难过,可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难让人心疼。」

「妈,我们都成老赖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现在就差跳江了!」

我眺望江对面耸立新建的办公大楼。

想着戏就演到这好了。

再这么折腾顾临。

他估计真的要跳江了。

忽闻噗通一声,刚才还站在我身边的顾临只剩下人体虚线轮廓。

跳江了?

「儿啊,妈跟你闹着玩的,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呀!」

7

顾临跳江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我重回企业执掌大权。

雄鹰一样的女人,生了个只会叮叮当的儿子。

真是没用!

顾氏企业办公大楼落地建成的消息传遍整个A市。

巧的是,在参加一场饭局的时候,六十岁的合作伙伴老刘向我介绍他的新女友。

「小雪,给顾总敬酒。」

齐雪身穿黑色短裙,香水浓郁,妆容也偏成熟风,跟初到我家的清纯模样那是大大的不同。

她举着酒杯,在确认我的身份后,笑容僵硬。

「你不是早就破产了吗,怎么……」

老刘立刻打断她的话。

「住嘴,A城首富能破产吗!」

齐雪惊得差点握不住酒杯。

「这不可能,我爸明明查得很清楚!」

哼,我什么手段。

能让你们查到我。

把一只青蛙扔到井底,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还不是我说得算?

成功的商人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消息过多地透露给外界。

我既然已经想好设计破产引齐家人入局,戏就会做全套。

「刘总新找的情人心直口快,以后可要多多带出来。」

「像这种喜欢钱的年轻女孩,那还不是跟换衣服一样简单,说不定过几天我就玩腻了。」

老刘一点不在意齐雪的面子,说话的时候大手还往齐雪的**上狠狠一捏。

有钱又好色的老头眼里,齐雪这样的人跟玩物无异。

等腻了就扔掉,是常事。

齐雪这么爱算计的人不会不知道。

我笑了笑,「刘总还是那么爱开玩笑,行了,我儿子还在医院躺着,我得回去看看他。」

齐雪非常关心:「顾临他怎么了?」

我笑出声:「老刘,你这个小女朋友真有意思啊,你在边上竟然还敢关心我儿子。」

老刘不好发作,赔着笑脸。

「关心顾公子是应该的,要不是怕打扰顾公子养病,我都想上门探望呢。」

说完,他狠狠瞪了齐雪一眼。

看着齐雪不得不低头老实的模样,估计肠子都悔青了。

六十岁的老头,够她伺候了。

但是,我依旧心里打鼓。

因为我那傻儿子在昏迷的时候还在喊齐雪的名字。

明明当初已经把他的自尊按在地上摩擦了。

他还是念念不忘!

这个白月光到底有什么魅力在哪里?

8

顾临醒了,多了分沉着。

「妈,谢谢你,我知道错了。」

「希望你是真的知道错了吧。」

老话说儿女债,大抵如此。

那天的雨很大,齐雪穿着白裙子站在雨天里。

顾临没忍住,还是撑着一把伞过去了,替她挡去雨水,还拿出手帕替她擦拭脸上的雨水和泪水。

齐雪握住他的手抚摸自己的脸,嘴巴张张合合,我站在远处看的不真切。

却也猜得到,她在说些让顾临心软的话。

顾临的手从她的脸上垂落,反而将手里的伞给了他。

然后决绝地转身走进雨里。

这一次,他没有像上次那样牵着齐雪走到我面前说爱她。

后来我派人去调查才发现,原来顾临大概十岁的时候还是个小胖子。

在学校被人嘲笑是死肥仔,齐雪挺身而出帮他教训了那帮坏孩子。

之后齐雪便转学了。

蠢货,受欺负了回家跟你娘我说啊。

把学校买下来,就连校长见了你都得喊声小孩哥!

多年以后他遇到了和齐雪长相相似的白慧,糊里糊涂地娶了白慧回家。

两人又因为齐雪的突然出现而离婚。

顾临是个渣男,即使他是我的儿子,我也不想为他洗白。

渣男被渣女伤害,罪有应得。

真是头疼。

他这个性子,我哪里敢把家族企业交到他手里。

商场巡查,老王安排的很好。

走到餐饮层的时候,忽然听见一群人在争吵,隐约还带上了我的名字。

「我女儿是顾氏集团的未婚妻,也就是你们以后的老板娘。」

「我来这里吃饭还用钱,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你们老板的亲家!」

说话的人是齐盛,正和餐饮店老板对骂呢。

看样子是想吃霸王餐。

餐饮店老板看见我小跑过来问候。

「顾总,那个人说是你亲家,吃饭了不肯给钱,我们没办法……」

我看了眼满脸讨好的齐盛,笑里藏刀。

「确实是差点成了亲家。」我话只说一半,又继续说,「不过还好是没成。」

齐盛得意的嘴脸渐渐僵了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厚着脸皮开口。

「亲家,你这么说可就伤感情了,怎么说咱们两家也是有感情基础的。」

我嘲讽地勾了勾嘴角,见我没骂他,脸皮比刚才还厚了。

「亲家,之前你不是急着想让小雪当你的儿媳妇吗,你是不知道,自从你和顾临走了,小雪每天都在家里哭,说后悔对你们说了那么重的话!」

「还有啊,小雪现在都抑郁了,一直不敢出门跟人交流,说什么这辈子只爱顾临,别的男人在她眼里就是垃圾,要是顾临知道小雪这么难过,肯定心疼死了。」

我觉得好笑,环视一圈周围的保安。

「你们谁尿黄,滋他一下。」

众保安跃跃欲试,但还是忍住了。

「齐盛,我的商场里不养闲人,你要想吃霸王餐到天桥下面吃。」

「后悔?你女儿刚甩了我儿子转身就傍上六十岁有钱老头,打扮得跟坐台小姐似的,这叫抑郁不敢出门跟人交流?」

「区区一个白月光就想跟我叫板,只要我不死,什么狗屁白月光朱砂痣通通别想进我顾家门!」

转身要走的时候,我抬抬手吩咐餐饮店老板。

「他要是不付钱,就挑个尿黄的滋他,喝饱了再让他走。」

解决完齐盛,我又遇到了个熟人。

白慧?

她站在店门口发宣传单,腰间带着扩音器,笑容甜美,自信大方的招揽客户。

「这位阿姨,几位?」

「一位。」

白慧抬眼看到我,有些惊喜。

「妈。」忽地又改口,「阿姨。」

我看了眼她身后的店,里面宾客满座,生意很好。

「你生意做得很好。」

「谢谢阿姨夸奖。」

我想起上次打她的巴掌,觉得还是要道个歉。

「对不起,我当初……」

「阿姨,你不用跟我道歉,是我该感谢你,我能当老板还得多亏你当初给我钱,又找人指点我去干一份事业,要不是你私下找人照顾我,我哪能找到这么好的商铺位置。」

脑子里不装恋爱的浑水就是好使。

居然能想明白我在背后暗暗帮她。

换作我那个傻儿子,估计只想着复仇了。

「阿姨,我觉得当初你打我打得很对,我不该跟小三下跪,更不该幻想用可怜来留住男人的心。」

瞧瞧,女孩子独立清醒才会充满魅力。

「我就不打扰你做生意了,你加油!」

我走远了,静静地看着白慧站在门口招揽客人。

不远处地一角我又看到了熟人。

是顾临。

他穿得很低调,站在无人在意的角落。

眼神阴郁,攥紧拳头鼓足勇气迈出一步后又缩了回去。

顾临得知家里破产、被白月光羞辱没流一滴泪。

此刻却像个孩子似得哭泣。

真心难得!

他明白,如今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白慧都不会再正眼看他了。

这个世界上没人会傻傻地站在原地等你。

这是他的必修课。

我想等他什么时候学会珍惜来之不易的财富和带着责任感去爱人后。

我会考虑把这庞大的商业帝国交给他。

后来的后来,齐雪为了分到老刘的财产,联合父母敲诈老刘的钱。

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一家三口因为诈骗罪全进去了。

我以为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

万万没想到,顾临听说沈氏集团的公子哥在追求白慧。

竟然厚着脸皮去了白慧的店里当服务生。

算了算了,虐死他好了。

我到时候再练个小号!

小说《我在虐文里当恶婆婆》 第4章 试读结束。

抖音我的妈妈是扶弟魔小说章节阅读 精选好书

抖音我的妈妈是扶弟魔小说章节阅读

《我的妈妈是扶弟魔》目录最新章节由城中有妖提供,主角为王莲花许长安,我的妈妈是扶弟魔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短篇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爸是教师,向来脾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