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颜陆承野小说结局

发布时间:2023-12-07 21:08

江菀贺淮琅

江菀贺淮琅

作者:风露

主角:桑颜陆承野

《江菀贺淮琅》主角为桑颜陆承野,作者风露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关于和他读同一所大学的事,之前还真的没有认真考虑过。我从小学习国画,只要专业对口,哪所学校都行,两位母上高兴就好。……...

江菀贺淮琅

《江菀贺淮琅》小说试读

第4章

我努力扯出一抹笑,趴在妈妈怀里撒娇,“妈妈,没什么的,我不会放在心上。以后,我不会再做傻事,您别哭了。”

妈妈一脸担忧的紧盯着我的脸,研究我的不在意究竟是真还是假。

我不敢回视妈妈的眼睛,只好装作口渴的去厨房倒水喝。

俗话说知女莫若母,我想,我的心事瞒不过我的妈妈。

果然,妈妈一声长叹后晦涩的开口,“小月,好好读书,以后找个比...我的小月这么优秀,一定能找到世上最好的男孩子。他不喜欢你,是他的损失,他会后悔的。”

我端着杯子用力的点着头,只有我知道,其实喝进去的水都变成热泪,在我心里汩汩的流。

十八年的感情积累,哪有说得那么轻巧!

我很早就爬上床,后脑勺晕沉沉的,怎么也睡不着。

好容易培养出点睡意,一墙之隔的魏家不知怎么了,闹得很凶。

墙壁的隔音效果不错,只能隐约的听到阿姨的哭泣,听到魏叔的低吼,听到魏清风愤怒的挣扎。听不清楚他们说的究竟是什么,只知道闹了很久,久到我枕着那些声音入眠。

我想爸妈肯定也听见了,只是他们都没有动。

这毕竟是魏家的家事,我也好、爸妈也好,都无权参与。

晚上我起夜,爸妈的卧室门没有关,我听到妈妈细细的啜泣和爸爸柔声的呵哄安慰。

“小王八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小月,白疼他这么多年,白眼儿狼。还不可能喜欢小月,还骂小月没脸没皮,就像小月非得喜欢他似的,我的女儿配得上世上最好的男孩子。他说的那叫人话吗?看着女儿站在那哭,我这心都要碎了。多乖的女儿,凭什么被他羞辱,他有什么了不起。”

“小点声,别让女儿听见。我觉着吧,他现在说了反倒挺好。咱那实心眼儿的女儿一看就是对他挺上心,他对小月无意完了还一直不说,那才是真的耽搁了咱家女儿呢。”

“也是,他不喜欢拉倒,咱小月还不喜欢他呢。以后考上个好大学,什么样的男孩遇不上。到时候他就是哭着来求,咱都不要他。你说美娜,精明一辈子,怎么就没教好儿子。这个事,我可真的生她的气了,我不会原谅他们的。”

“这不行呵,儿大不由爷,女大不由娘。清风那小子从小就有主意,美娜管得了他小,管不了他大。美娜对小月啥样,咱们心里都有数儿。不能因为孩子之间的事情,影响到大人们的感情。”

“可我不甘心,凭什么那么作贱我女儿,那可是我的宝贝,我都没舍得骂一句呢。这也怪我,当年就不该答应美娜的破烂提议。”

“嗨,什么时代了,全当是个笑话说着玩儿,用不着当真。以后别再提就是了,该怎么着还得怎么着。女儿心里有数,知道分寸的。”

“我怕我做不到,也怕小月心里有疙瘩。咱们的宝贝,凭什么被小王八蛋那么羞辱。老公,不然,咱们搬家吧。”

爸爸沉默一会儿开口,“行,明天我开始留意一下别处的房子。”

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为我那被糟蹋到一文不值的喜欢,更为爸妈对我全心全意的维护和爱。不管发生什么,他们永远是最爱我的人。

重新躺回床上,我却睡不着,十八年来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回放。

我的心好疼,眼泪无声的流得汹涌。

我倾尽所有喜欢的那个少年,终归与我有缘无份。

未来的我们,必然走上两条不同的路,越走越远,没有归期。

清风,我的少年,我的梦想,永别了!

*

第二天是周末,我懒懒的躺在床上不想起床。

妈妈和爸爸来看我几次,见我好好的没什么事,都纵容的要我多睡会儿。

起床的时候已经快八点,我坐在餐桌前吃着妈妈一直为我温着的香粥和新拌的小菜。

爸妈各坐我一边陪着我,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我心酸。

因为我的不争气,让爸妈为我操心了,是我的错。

其实我没有什么胃口,但为了不让爸妈担心,我还是强迫自己吃了一满碗的粥,小菜也吃了半盘。

刚放下筷子,有人来敲门。

妈妈扒着猫眼看了看,无声的告诉我和爸爸,来人是魏叔一家。

昨天的难堪还历历在目,我实在不想面对他们,转身回了房间,把这里交给爸妈。

妈妈拉开门,淡淡开口,“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问荷,昨天的事都怪清风,我和老魏带着他来给你们道歉。”阿姨陪着小心开口。

迟来的道歉有什么意义?我打断你的腿,把你的心挖出来,再给你道个歉,你就可以心甘情愿的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伤害就是伤害,不是道歉就能够挽回的。

“魏清风他说的也是实情,小月确实不对。昨天晚上我已经骂过她了,以后她肯定不会再打扰魏清风的,你们请放心吧。至于道歉,没有必要,他又没有错,道的哪门子歉,我们受不起。没什么事就回去吧,小月还在睡,别吵醒了她。”

“问荷,别这样。清风是你看着长大的,他没什么坏心思。昨天的事他也很后悔,一大早就要过来道歉。让小月受了委屈,是清风的错,道歉是应该的。问荷,你打我们骂我们都可以,让我们进去说好吗?”

“不需要......”妈妈还是第一次这样和阿姨说话,这次的事真的把妈妈气狠了。

“好了老婆,来者是客,请进来吧。有什么话一次说清楚,也省着咱们拿捏不好邻里相处的尺度,再耽误了清风。老魏,美娜,都进来吧。”

妈妈不情愿的让开门口,他们三个人鱼贯而入。

爸爸把人让到沙发上坐下,客气的张罗着端茶倒水。

从前魏叔来我们家,就和在自己家一样,会自己动手拿出爸爸的大红袍自己煮。

如今,是爸爸把他们当作客人一样的招待。

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小说《江菀贺淮琅》 第4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