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与野鹤写的小说《我走后,你们哭什么?》林九林倾韵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4-2-22 15:27

我走后,你们哭什么?

我走后,你们哭什么?

作者:千山与野鹤

主角:林九林倾韵

正在连载中的都市生活文《我走后,你们哭什么?》,是作者 千山与野鹤精心力创完成的,本书主角有林九林倾韵,故事无广告内容为:随着一阵又一阵的头痛,他只感觉脑袋就像有无数根针扎一般,在脑海里戳了一个又一个细细的窟窿。最近头疼怎么越……...

我走后,你们哭什么?

《我走后,你们哭什么?》小说试读

“小九,真的是小九吗?”电话那头急切的询问。

林九低声回应,“嗯,是我。

“小九,我是你母亲江彩霞,我知道你记恨我抛弃你十八年,但母亲是有苦衷的,你理解一下。”

“这十八年,我等的好苦,这一天总算到了。”说着,那头传来哭泣声。

林九虽然对亲生母亲没有任何情感,但毕竟血浓于水,眼圈也不禁微微发红。

许久后,江彩洁犹豫说道,“小九,搬来魔都吧,我知道你在京城过的不好。”

林九心头一暖,“等我一段时间把这边事情处理完,我再考虑过去吧”

“好好,小九,受了委屈一定要打电话给我,不要硬扛着。”

林九嗯了一声。

江彩洁知道自己儿子一时半会无法接受自己,以后自然多的是机会见面,打了个哈欠,困意涌上心头:“小九,不早了,早点休息。”

还在思考的林九被挂断了电话。

他沿着马路走去,随便找了辆共享单车骑上,回到了学校宿舍。

推开宿舍的门,几个室友早已进入梦乡,林九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次日清晨

外面下着大雨,噼里啪啦落在地上响个不停,几个室友还在睡觉。

林九早早就被耳畔水滴声吵醒,他打开手机见到两条微信消息。

小九,下午见,爱你。

林九,你把银行卡赶紧拿走。

第一条是刘梦雪发来的,而第二条是林倾韵发来的,他直接无视。

两人在不同的专业,他是管理学,而刘梦雪是艺术系。

下午两人正好没课。

沉思片刻,他给刘梦雪回了一句“下午见。”

起床花了几分钟时间洗漱,改了改穿着,他走出宿舍,前往教室。

今天上午只有选修课,宿舍几个人都选择不去。

而他只想好好感受最后时光。

林九走在楼梯上,叮咚,叮咚,手机突然响个不停。

拿出手机看见林倾韵发的信息。

林九,你不要装死。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你不要我就直接扔了。

“神经。”林九暗骂一句,回了句随便你。

迅速点开林倾韵的微信头像,将她拉黑。

然后大步走向了教室,可能是选修课的原因,教室人并不多,空位空了不少。

林九走向最后一排,找了个空座坐了下来,将书放在了桌子上。

一位头顶着地中海的老师推门而入,他带着眼镜,目光犀利扫过一个个同学,刚才还热闹无比的教室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老师正打算开口,林若然冲了进来,“老师,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她目光看了看教室内好像发现什么一样,脸色一喜,笔直走过去。

见来人是林若然,老师也没有说什么。

周围同学都羡慕的看向林若然与林九,整个学校都知道她们是姐弟,也知道林家的分量。

“你们还不知道吧,昨天林九已经被赶出了林家,据说是养子,我亲眼看的新闻。”

“尊嘟假嘟?”一名女生吃瓜问道

“真的,林家那大姐真狠啊,没想到那么绝情。”

“林九太可怜了吧。”不少人带着同情的眼光看向林九。

周围同学不停的窃窃私语,整个教室都沸腾起来。

“谁再叽叽哇哇就给我去操场跑100圈。”老师涨红着脸大声的喊道。

原本喧哗的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看着林若然一**坐在旁边,林九一阵无语,怎么甩都甩不掉跟块年糕似得。

林若然出乎意料的安静,她一整节课都盯着林九看,整的林九浑身不自在。

下课**响起,她低声说着,“六哥,我替大姐向你道歉,大姐只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

“林若然,既然大姐将我赶了出来,那我就不是林家人了,你也不用再叫我六哥,别把我想的那么脆弱。”一边说林九一边收拾课本准备离开。

“六哥,你服个软不行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姐的脾气,说不定她就同意你回去了,再说几个姐姐其实也挺想你。”

听到这,平静的林九来气了,冷哼一声,“是,我是不知道大姐的脾气,我两个月前头疼和她说,她说我装。”

“这肯定是误会。”

“误会,呵呵,我前两天晕倒,她也说我装。”

“我找你们几个姐姐,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一样躲着我。”

“小时候,我以为你们是对我不认可,大姐头疼,我就每天都给她**,偷偷定时的给她熬药,她逐渐好转之后,有一天给她熬药,正好被她撞见,你知道她说的什么吗?”

林九不愿意回想起那句话,缓了一会继续说道,“她说我下毒想害她。”

苦涩一笑,“为了自证,我当场就喝了下去,她都不相信,还说我是熬的是慢性毒药。”

“二姐读研究生时,抑郁症异常暴躁,我一直陪在她身旁说话,她病情严重就拿着衣架疯狂打我抽我。”

“四姐当实习医生时,天天拿着我做实验,给我注射莫名的药剂。”林九一边说着一边将衣袖拉上去。

本该是细嫩的手臂,此时却密密麻麻全是细细的针尖孔,十分渗人。

林若然浑身都在颤抖,牙齿不停地打颤,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面前的手臂,就在双手要触摸到时。

林九一把推开了她,“别碰我,我嫌恶心。”

然后他将衣袖拉下,继续把上衣拉起,肚子上多处伤痕,印记清晰可见,最显眼的是一条15cm左右的伤疤,虽然已经结痂康复,但印记却还是清晰可见。

“现在你还认为你们几个姐姐好吗?”

林若然已经完全说不出话,目瞪口呆的看着林九,他怎么也没想到林九过着这种非人的待遇。

周围同学也被林九的声音所吸引,都扭头看向他们。

林若然连忙将林九的上衣拉下来遮挡。

林九不以为然,面无表情开口,“果然,你和她们一个德性。”

“不是的,六哥,这....肯定是个误会。”林若然慌忙回答。

她一时半会无法承受这么多信息量。

“哈哈哈,误会。”林九凄凉一笑,“你回去问问你的好姐姐们。”

“不,不会的,你骗人,你肯定是被赶出林家故意编造的,是不是?”

林若然表情变得惊恐,双手抓着林九的肩膀,用力晃了晃。

“林若然,你到现在还在自欺欺人吗?。”

林若然一脸疑惑的看向林九,“什么意思?你休想再编谎言骗我。”

林九没有回答,淡然一笑。

无所谓,都过去了,骗与不骗有什么意义呢?

望着林九苍白无瑕的面孔,林若然只感觉心莫名其妙的一揪。

思绪涌上头脑,小时候的林九很可爱,在外人看来既乖巧又懂事,她和林九一起长大的。

明明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耍,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那天后林九不愿再见她。

记事起,当时父母公司正值上升期,一个月会回来两次,他们把零花钱都给了大姐分配。

小时候她一直都被宠腻,她想要什么几个姐姐都会给他买。

衣柜里的衣服一天换一件,不开心了就扔。

记忆犹新的一次,林九也想要新衣服,却被几个姐姐怒斥,男孩子要那么多衣服干嘛。

两个人身处同一屋檐下,待遇却截然不同,她住在宽敞温馨的房子,而林九则是一间小黑屋。

印象里,林若然和她们几个姐姐经常会举行大大小小的聚会。

似乎,她们的合照上,一次林九的身影都没看见,甚至一次生日也没为他举办过.....

从此之后,直到现在,林九变得很安静,再也没主动要过一件东西。

在外人看来,林九安静温柔,很少说话,举止之间都带着优雅。

林若然带入进去,小时候林九躲在小黑屋子角落异常孤独。

她脊背发凉,打了个激灵才反应过来。

“六哥,如果是真的,我代替姐姐们向你道歉,我会补偿你的,车钥匙先还给你,我用不上。”

林若然从背包翻了一会,将车钥匙拿在手上递给林九。

“补偿么....”林九楠楠道,他没有接车钥匙,拍了拍林若然的肩膀,“迟来的道歉比草贱。”

说完林九拿着背包走出了教室,只留下林若然呆呆的在原地。

有些伤好了会忘了疼,而有些伤好了,却会疼一辈子。

小说《我走后,你们哭什么?》 第4章 试读结束。

我走后,你们哭什么?知乎后续免费试读 精选好书

我走后,你们哭什么?知乎后续免费试读

在千山与野鹤的小说《我走后,你们哭什么?》中,林九林倾韵是一位富有魅力和智慧的人物。故事围绕着林九林倾韵展开,描绘了他(她)在一个充满挑战和机遇的世界中的成长之旅。通过与各种人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