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容安》(卿雪瑶小说)小说最新章节

一世容安

一世容安

作者:卿雪瑶

主角:李容安裴宴笙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热门小说一世容安主角是李容安裴宴笙,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是一部很好看的小说。精彩内容推荐:三月末,春意更浓。镇国公病愈上朝去了,府上也逐渐恢复秩序。容安一大早便要去给蒋氏请安,走到春熙院门口的时候,恰...

一世容安

《一世容安》小说试读

三月末,春意更浓。

镇国公病愈上朝去了,府上也逐渐恢复秩序。

容安一大早便要去给蒋氏请安,走到春熙院门口的时候,恰好与多日不见的李云瑶狭路相逢。

李云瑶看着容安,笑的有些阴冷,“三姐,别来无恙。”

容安微微一笑,“我很好,倒是五妹,你的脸都好了吗?”

她说着认真打量了一下李云瑶,太医院那位徐太医果然名不虚传,那么严重的蚀伤居然好的七七八八了。

当然想要恢复如初还差点火候,她脸上还残留着浅浅的疤印,估计一时半会消不掉。

说到脸,李云瑶几乎咬碎了银牙。

她用力控制住自己的怒火,嘲讽道:“说到这个,三姐好狠的心啊,我的脸伤的这么重,还有大姐,她到现在都下不了床,你连一眼都没有来看我们。”

容安听了只觉得好笑,而事实上,她确实嗤笑出声。

“五妹,你见过鸡给黄鼠狼拜年吗?”她笑问。

李云瑶先是一怔,再是气急败坏,恼怒道:“你骂谁是黄鼠狼?”

容安嫣然一笑,给她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转身先进了院子。

李云瑶气的跺脚,狠狠瞪着她的背影。

蒋氏的卧房里点着熏香,两位姨娘和四小姐李云兰已经先到了。

这会儿薛姨娘和甄姨娘正在服侍蒋氏梳妆,蒋氏穿着亵衣腰肢慵懒的坐在妆台前,雍容娇艳的脸上媚态横生,一看便是昨晚得了临幸。

久不得雨露的两位姨娘心中一时百味杂陈。

蒋氏穿戴整齐后便去了饭厅,一众人都在等她,她坐在李云瑶和六少爷的中间,对着两人宠溺一笑。

当然她也没有忘记坐在她对面的李云兰和容安。

大多数时候,在人前她都会维持自己的慈母形象。

是以容安并没有被刁难,一顿饭吃的还算是舒心。

用完早膳,容安就起身告辞了,今天她有约。

“母亲,你看她那个得意的样子。”等人都走了,李云瑶忍不住对着蒋氏抱怨。

蒋氏转头看着她,伸手摸摸她的脸,少女的脸本该**似水,可李云瑶的脸却因为用药过多,变得粗糙泛黄,可恶的是上面还有明显的疤印。

她深知一个女人的脸有多重要。

看着蒋氏满眼的怜惜,李云瑶顿时满腹委屈,“母亲,你相信我,我的脸就是李容安故意害的。”

“母亲相信你。”蒋氏心疼的点点头。

“那还等什么?”李云瑶的眼睛蓦然一亮,“赶紧告诉父亲,让父亲杖责她五十大板,不,一百下,打死她最好!”

她激动的说着,眼中满是嫉恨和嗜血的光。

蒋氏拉住她的手,安抚道:“瑶儿别急,现在还不是时候。”

“为什么?”李云瑶不满。

“现在国公府还在风口浪尖上,所有人都看着,这时候动她,只会落人口舌,还会影响我们的声誉。”

“那我的苦都白受了?还有大姐,她的婚事怎么办?”李云瑶急切的问道。

蒋氏何尝不急不恨,昨晚伺候镇国公的时候,她还提起了云桐的婚事,不过镇国公的态度暧昧不明。

不知道是不是被弹劾怕了,现在有些畏首畏尾。

蒋氏有些心烦,但还是决定先安抚住女儿,“你要相信母亲,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毁了她。”

李云瑶将信将疑,母亲脸上的狠厉不似作伪,但她心里的不痛快却并没有少一点。

……

容安出了府门便看见陈家的马车停靠在台阶下,今天陈知初约她去看戏。

片刻后,马车停在了兰芳园的门口,兰芳园是京城有名的戏园,每日客满,楼上的雅间更是要提前预定。

陈知初带着容安进了二楼的甲字号包间,房间内有一扇很大的窗户,坐在窗边就能轻松无障碍的俯瞰堂中的戏台,位置绝佳。

“怎么样,我提前好几天就预定了。”陈知初笑的有些得意,嘴角两个浅浅的梨涡甜美又明媚。

“很好啊。”容安笑道,又问:“今天唱什么?”

“杨家将!”陈知初的话语里带着一丝雀跃。

说着两人已经坐了下来,阿蛮手脚麻利的给两位小姐斟茶,然后站在了容安的身后。

她可喜欢看戏了,但以前几乎没什么机会进戏园子,紫苏和她相反,一听戏就打瞌睡。

所以今儿小姐出门看戏,她欢欢喜喜的跟了过来,紫苏留在府中看门。

台下一阵紧锣密鼓的声音,好戏开场了。

陈知初一边看的津津有味,一边和容安唠嗑,“我最喜欢看忠君爱国的故事,令人热血沸腾。”

容安颇有些意外,这么个甜美可人的文弱小姐,居然爱看这些。

时下夫人小姐最爱看的是西厢记、牡丹亭这类情情爱爱的戏码,不过两厢一对比,她也宁愿看杨家将。

“你看这戏里的杨家将跟萧家军是不是很像,一样的世代镇守北疆,一样的抛头颅、洒热血。”陈知初感叹道。

萧家军指的就是燕北军,当年北蛮南下入侵,萧公帅大军镇守边关抵抗。

几十年过去了,萧家军在燕北生根壮大,成了大邺朝北面的一道天然护盾,坚不可摧。

当然,一将功成万骨枯,壮大的背后免不了牺牲,光是十几年前肃州卫一役,萧公就折了一子两孙,不可谓不惨烈。

那场战役,老镇国公也参加了,两家的姻亲便是那时定下的。

“是有点像。”容安违心的附和。

心里想着,杨家将世代忠良,可萧家现在的家主却是狼子野心,两年后他可是会造反的。

“是吧。”陈知初忽然想到了什么,“我哥哥就在燕北戍边,他是燕王的参将,他跟我说燕王是世间罕有的美男子。”

她说着眨巴着眼睛看着容安,企图在她脸上看到好奇或者羞涩。

可容安却只是微微一笑。

“他可是你的未婚夫唉,你不想知道他的事情吗?”陈知初继续眨巴着眼睛引诱她,“我可以给我哥哥写信,让他弄一副燕王的画像过来,我哥哥书画也是不错的。”

额,大可不必。

容安终于露出了窘迫的神情,认真道:“不用,真的不用。”

陈知初笑的狡黠,“也是哦,五月他就要回京贺寿,到时候你们就能见面啦。”

说完她不再调侃容安,转头去看戏。

容安却陷入沉思,她得想个办法解除婚约,那燕王可不是个良人。

……

一场戏看了一上午,几个人找了个食府饱餐一顿,又去逛珍宝坊。

珍宝坊的掌柜一眼认出了容安,对她异常客气。

趁着陈知初去试戴珠宝的间隙,掌柜告诉容安,老板外出尚未归来。

容安点点头,与她料想的不差,此去平江,来回少不得要大半个月。

陈知初和容安挑挑拣拣一番,最后什么都没买。

实在是看中的都太贵了,身上钱不够,赊账的话回去肯定会被打断腿。

“你们珍宝坊的价格太不亲民了。”临走前,陈知初对着一支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恋恋不舍的抱怨。

容安忍俊不禁,点头道:“是有点儿贵。”

一旁的掌柜汗颜,分明是小姐你选中的东西不亲民吧。

未时,骄阳西斜,陈知初将容安送回了国公府,两人挥手告别。

容安带着阿蛮刚回到院子,院里的粗使丫头便急忙禀报:“不好了,三小姐,紫苏姐姐被夫人抓走了。”

待她们赶到春熙院的时候,正看见紫苏奄奄一息的趴在刑凳上,地上流了一滩血。

一瞬间,容安觉得有一股邪气直击她的脑门。

她让阿蛮照顾她,自己径直进了屋内。

客厅里有谈笑声,蒋氏正坐在上首,右侧坐着李云瑶,左侧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看见容安满脸煞气的进来,李云瑶嘴角露出幸灾乐祸的笑。

“容安,快来见过表兄表姐。”蒋氏眯着眼睛朝她招手。

容安冷冷看着她,“我的表兄表姐都在晋阳,这又是哪门子的亲戚?”

她一句话令所有人脸色大变,蒋氏更是被噎的脸色泛白。

这些年,她就是国公府说一不二的女主人,可容安一句话似乎就将她打回原形。

国公府正经的外家在晋阳,而她不过是个继室,一个填房而已。

蒋氏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住心中滔天的怒火。

“看来是伯府高攀不上你了。”她幽幽说道,狭长的眼睛泛起了危险的光。

永昌伯府正是蒋氏的娘家,而在座的一男一女正是她兄长蒋平的嫡子嫡女,蒋南和蒋英。

蒋英见姑母吃瘪,便义愤填膺的站起身,她十六岁,生了一张圆脸,丹凤眼,相貌不及她姑姑的十分之一。

“我只听说三小姐是个病秧子,却不知还是个没有教养的小蹄子。”她瞪着容安,语气粗鄙。

容安看向她,眼神不紧不慢的扫过她头上过时廉价的珠钗,身上的绣裙领口和袖口处已经微微磨毛,款式更是老旧。

她一句话都没说,却已经用眼神将她羞辱了一遍。

谁不知道永昌伯府的爵位只能承袭三世,刚好传到蒋英的祖父为止。

小说《一世容安》 第一卷第15章 萧家军 试读结束。

《一世容安》网友点评

毁梦:这本一世容安小说值得一看,不一样的故事情节,喜欢作者卿雪瑶大大的笔峰,把男女主李容安裴宴笙无所不能的精彩绝伦展现在读者眼前。

旧伤慢歌:这本小说一世容安整个故事就像电影一样,一个个画面构建了整个作品。故事很美好,看了意犹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