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废柴神医妃》南宫浅战无极by公子夜免费看

惊世废柴神医妃

惊世废柴神医妃

作者:公子夜

主角:南宫浅战无极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惊世废柴神医妃》这篇小说是公子夜的饕餮盛宴,很喜欢,很好看。主角为南宫浅战无极,讲述了:也对,他受过那么多伤,还有寒蚀毒发作,那些痛比银针扎时痛多了。随着她一根根针扎下去,战无极没吭一声,就连身子也没动一下。……...

惊世废柴神医妃

《惊世废柴神医妃》小说试读

“小姐,不好了,你,你怎么还在这里呀,家主派人到底在找你。”青灵在看到南宫浅坐在房间的桌边时,神色慌张的大叫。

南宫浅放下手里的药材,笑容甜美的看着青灵,“来,跟着我做,深呼吸,吐气,再深呼吸,吐气……”

青灵哭笑不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小姐……”青灵跺跺脚,急得不行,这次可不是下人找她,而是家主。

“乖,以后要淡定,不要总是大惊小怪的。”南宫浅露出一抹俏皮的笑,继续分着桌上的药材。

青灵眨眨眼,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淡定,当她看到桌上的药材时,惊讶道,“小姐,你认识这些药材?”

要知道小姐测出不能修炼斗气时,从此对修炼的事再也不敢兴趣,更不会去认识什么药材。

“嗯。”

“你,你怎么会认识?”青灵吃惊不已。

南宫浅抬头,明媚的大眼里闪着神秘兮兮的光芒,狂傲道,“你家小姐懂的不止这些,以前我不过是伪装的,现在我不打算再演戏了。”

青灵嘴巴张得大大的,像不认识南宫浅似的,装的?

“哎呀,我忘了正事,家主叫你赶紧去外院大厅。”想到正事,青灵拍了拍脑袋,不管小姐以前是不是装的,这样的她都比以前好。

“找我去做什么?”南宫浅脸上的笑容消失。

青灵咬了咬红唇,忧心忡忡道,“太子来了,看起来非常的生气,还有沐王府的郡主来了,哦,还有柳家的人也来了,他们都气势汹汹的要找你。”

太子生气肯定是因为小姐写的退婚书,但沐王府的郡主杀气腾腾的找自家小姐做什么?

还有柳家的人,那阵势活像要撕了小姐。

青灵在心里急得快哭了,这才一天的时间,小姐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竟然让他们全部在同一天的傍晚来找她算账!

她的小心脏惊的快要承受不住啦!

这会儿老家主闭关,家主又瞧不起小姐,到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会怎么对付她。

南宫浅高高挑眉勾了勾嘴角,今天是什么好日子,竟然把他们全部弄来了?

不过也好,一次性把问题解决,免得一个个来找她麻烦。

他们有时间折腾,她还没时间呢。

南宫浅收起药材,带着青灵朝外院的会客厅走去,刚到会客厅,便看到里面站满了人。

其中南宫牧,战临渊,沐紫琪,还有两个中年男人都坐着,其它人均站着,南宫思和南宫嫣也在其中。

“浅浅,你怎么现在才来,快点向太子道歉,他一定会原谅你的无礼。”南宫思快步走上前,亲切的握着南宫浅的手担忧的劝道,一脸为她着想的表情。

南宫浅在心里冷笑,演,继续演!

她这话可直接给她定了两个罪,一个是迟来,意思在说她不把家主放在眼里,另一个就是说她对太子无礼。

“哦,我刚刚在茅厕拉肚子,思姐姐总不会让我提着裤子来这里见家主吧。”南宫浅眨眨眼一脸的茫然,对方能演,她当然也可以演。

噗……

大厅里响起一阵低笑声。

南宫思的脸色微变,但很快恢复正常,为什么她感觉南宫浅有些不一样了呢。

可是看她茫然的眼神,又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

那几个被打的嬷嬷醒来后什么都忘了,自然不知道是南宫浅打的她们,南宫浅刚在外院教训下人,他们还不及向南宫思禀报,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南宫浅变了。

“你现在赶紧跟太子陪罪吧。”南宫思温柔的笑,心里开心不已。

战临渊如昨天所说,真的派人送了休书过来,可是她刚刚听说,南宫浅竟然写了一封退婚书给太子!

她是不是脑袋抽了?

还是说看到休书太生气,所以写了退婚书?

她本还以为她会痛声大哭,要死要活,然后跑到太子府去求战临渊不要休她。

南宫浅抽出自己的手,身姿笔直,面若冰霜的看着战临渊,傲声道,“我为什么要陪罪?难道只允许他写休书,我就不能写退婚书?”

战临渊闻声怒火滔天,他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怒瞪着南宫浅,“你这个废物凭什么给本殿下写退婚书!”

“我想写就写。”南宫浅黑眸里猛然涌起强劲的霸气,将一屋子的人全部震惊住。

这真是以前那个痴傻懦弱的废物吗?

那一身睥睨天下的傲气,惊艳全场!

小说《惊世废柴神医妃》 第11演,继续演 试读结束。

《惊世废柴神医妃》网友点评

千笙结:公子夜非常有才,故事性强,结构完整,人物个性十足,最关键的是可以看出作者是个很有情怀的人。

绝情姑娘:我就喜欢这种随时都有境界的书,那些个说水、字数的人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还说加书签多费时间,搞得自己跟上帝似的

南宫浅战无极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大结局 精选好书

南宫浅战无极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大结局

“公子夜”大大独家创作发行的小说《惊世废柴神医妃》是很多网友的心头好,南宫浅战无极两位主角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友看过来:她缓缓走近,便看到他背上的伤痕,其实上次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