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东苏紫烟小说无广告阅读

少帅绝天下

少帅绝天下

作者:朽木可雕

主角:冯东苏紫烟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作者“朽木可雕”带着书名为《少帅绝天下》的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中,主人公冯东苏紫烟身边发生的故事让人移不开目光,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绝对不容错过,概述为: 她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踩着碎步,袅袅走来。似雪中仙子,给这庸俗的世间,带来了一股圣洁的雪色之妆。……...

少帅绝天下

《少帅绝天下》小说试读

第1章

“求求你们了,不要损害我哥的尸体!!

“三年前你们灭了我全家,现在连我哥的尸体也不放过么?”

一个穿着真丝吊带的妙曼绝美少女跪在地上地上苦苦哀求。她刚刚遭遇了非人的待遇,身上的吊带裙都被撕烂了,两根肩带滑落玉臂,露出美丽的锁骨,白皙肌肤染满了醒目的抓痕。

她身后,是一个由羊脂玉制作的半透明棺椁。里面灌满了某种特殊的透明液体,可以隐约的看到里面躺着一个约莫二十岁出头的俊秀青年。

她身前,站着一群身穿黑色西装手持钢管的凶恶壮汉。为首的,是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左眼有一条纵向三寸长的刀疤,看着就凶神恶煞。

刀疤脸玩弄着右手大拇指的一个青玉扳指,冷冰冰的道:“冯小玥,冯氏三年前满门被灭,所有家产全部罚没,用以偿还亏欠陈家的债务。这园邸,早就归属陈家。陈三爷让你们兄妹俩住到今日,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你可别不识好歹。”

少女冯小玥泪流满面,死死的护着身后的棺椁,一头磕在地上:“刀哥,请你看在冯家曾经帮过陈三爷的份上,再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带着我哥离开!”

中海冯氏,三代忠良,将门世家,受中海千万人敬仰。

冯小玥的哥哥冯东,更是在十八岁那年,一战封将,威震两江。

这一栋占地百亩的园林,不单单是园林,更是一栋威名赫赫的帅府!

当年,中海无数的顶级豪门,散尽家财,都无法踏入这帅府大门。

然而,三年前的一次变故,冯氏满门被灭。冯小玥侥幸逃过一劫。之后,陈家以冯家最大债主的身份,接管了冯氏家族的一切产业。

连这威名赫赫的帅府,都归属陈家。

而当时威震两江的少帅冯东,从境外赶回中海的途中,遭遇伏击,身中数十枪,就地而亡。

若非苏老太爷强行把冯东的尸首运回,安放在玉棺内。只怕冯东的尸首早就在野外被虎狼给吃了。就是这栋帅府,也是苏老太爷强行保下来的。这才给了冯小玥一个栖身之所。

如今,苏老太爷病危,陈家也就再无顾及了。

“哼!帅府,早就不复当年之威了。若非苏老太爷拼死护着,这帅府早就是陈三爷的了。如今苏老病危,再无人可以护着你。”

刀疤脸冷哼一声:“把那棺椁里的尸体给扔出来。光是这羊脂玉的棺椁就价值过亿了,岂能被一个死人霸占?”

“是!”

身后一群西装男猛的冲向棺椁。

“不要动我哥!”

冯小玥死死的护着棺椁,用身体抵挡拳打脚踢。

不一会儿,她就被揍得满地打滚。

四个壮汉冲到棺椁前,作势就要把里面的青年给扔出来。

就这时候——

四个壮汉,忽然被什么东西钉在原地,一动不动。

“棺椁里有,有动静......”

一个大汉叫了一声。

全场大汉陡然停住,纷纷转头看去。

连刀疤脸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哗啦!”

棺椁里传来一阵水声。

静!

死静!

人人毛骨悚然,眼睛瞪的很大。连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众目睽睽之下,棺椁里伸出一只手,掀开了棺盖。

这......

全场人人发抖,身体都麻了。

随后,一个青衫青年从棺椁里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踏出。

冯东!

曾经威震两江的少帅!

青年站在棺椁前方,浑身肤色死灰,居然......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一双犹如死鱼的眼睛,扫过全场!

哗啦!

所有壮汉如见鬼神一般,猛的退出了数十米,站在刀疤脸身后,瑟瑟发抖。

“他不是死了吗?”

“当时中了几十枪,在棺椁里躺了三年,还能活过来?”

“老子这是见鬼了啊!”

壮汉们慌得一批。纷纷捏紧手中的棍棒刀斧,随时防备不测。

冯东呆呆的站在原地,双目空洞。

小说《少帅绝天下》 第1章 试读结束。

《少帅绝天下》网友点评

混吃等死:希望朽木可雕再写一种这样的爽文呀,但是朽木可雕要注意身体奥,不要天天都是凌晨睡觉,很容易生病的!好啦好啦,万物明朗,生活可爱,期待朽木可雕的新书

梅窗月明清似水:写的好,是我看的所有书念念不忘的一本书之一,快点更哦,我等不及了。

冯东苏紫烟小说《少帅绝天下》免费阅读 精选好书

冯东苏紫烟小说《少帅绝天下》免费阅读

《少帅绝天下》文章写得好,情节逼真,内容感人,冯东苏紫烟等人物描写的维描维绡,这样的都市生活小说被朽木可雕写的堪称完美。主要讲的是:面对冯东的提问,阿文满身自责:“我刚过中海边境,...
老书虫看了N遍的少帅绝天下最新章节 精选好书

老书虫看了N遍的少帅绝天下最新章节

朽木可雕所创作的《少帅绝天下》很有意思,通过文字为我们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在朽木可雕的笔下冯东苏紫烟被刻画得很有特点,非常的精彩,《少帅绝天下》讲的是:冯东跟着下了车笃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