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虫书荒推荐霸婿冯东txt小说阅读

霸婿冯东

霸婿冯东

作者:朽木可雕

主角:冯东苏紫烟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这本小说霸婿冯东题材新颖,不俗套,小说主角是冯东苏紫烟,朽木可雕大大文笔很好,精彩内容推荐第15章众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心惊肉跳!这可是大名鼎鼎的陈三爷啊。说打就打?……...

霸婿冯东

《霸婿冯东》小说试读

第9章

冯东给阿文使了一个眼神。

阿文会意,忽然一步上前,如鬼一般出现在美女领班身前,伸手往前轻轻一拨,直接把美女领班震开十几步。

阿**了一个请的姿势:“少帅,请。”

冯东点了点头,负背前行。

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冯东刚要进门的时候,那美女领班忽然再次上前拦着冯东,脸上有几分倔强:“再硬闯,我要叫保安了。”

冯东目光一凝:“别惹我!否则你会为了一份工作,而丢了性命。”

冷冰冰的声音,犹如厉鬼嘶吼。那深邃精悍的目光,更如神魔。

美女领班被冯东这么一瞪,居然感到灵魂发抖,呼吸凝滞,仿佛随时都要窒息而死。

这是什么级别的威压?

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凭借她多年阅人的本能,意识到到冯东无法言述的非凡分量,绝非普通人。

美女领班当下咬着牙,颤声道:“好,我带你进去。但是,别乱来好么?”

“哦?顶着我的威压,居然还能这么淡定。不错。”

冯东第一次正视这个女子,上下审视了一番。

这女人约莫二十七八岁,身材窈窕妙曼,配合一袭制服短裙,黑丝高跟,整个人显得十分知性干练。精致的五官,有骨子媚态,赫然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冯东不由得多看了美女领班两眼,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美女领班打量着冯东,最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郭馨然。”

冯东点点头:“你是这家酒店的领班?”

郭馨然道:“我是这酒店贵宾部的经理。这酒店是陈家的产业。”

“区区一家酒店的经理,屈才了。带路吧!”

冯东耸了耸肩,身上的气息潮水一般退却。

郭馨然顿时感觉全身松弛了很多,不敢大意:“你跟我来吧。”

就这样,郭馨然带着冯东阿文两个人进入了酒店大厅。

滨湖高尔夫大酒店,本就是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用来举办婚礼的大厅格外气派,足足有好几千平米,大厅里摆放着五六十张大圆桌,座无虚席。

正前方设立了一个很大的舞台,舞台后方的正面墙壁都是液晶显示器,上面播放着陈江的帅气照片,还有诸多大佬发来的贺词。

舞台上有专业的美女表演队在表演节目,时不时博得满堂喝彩。诸位宾客互相喝酒攀谈,气氛热烈。

场面,十分壮观。

郭馨然领着冯东三人在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坐落,一边给冯东讲解婚礼的礼仪流程,一边给冯东介绍在场的诸位顶级宾客。

大概是担心乱来,她这个贵宾部经理全程跟着冯东。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她对冯东并不讨厌,态度逐渐的热情了许多。

“看到没,最靠近舞台正中央的那个二十人大圆桌,就是今天的主桌,能够列席其中的,都是滨湖区乃至整个中海市一等一的大佬。首席位置坐着的,就是陈三爷。”

郭馨然说到陈三爷的时候,眼神里并未太多的敬仰,反而多了几分怨愤。虽然她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但还是被敏锐的冯东给察觉出来了。

冯东并未太在意,他的目光早就落在了陈三爷的身上。

只见陈三爷穿着大红色的喜庆唐装,高坐首席,频频接受别人的敬酒,意气风发,谈笑风生。而紧挨着陈三爷坐落的就是陈江。

陈江穿着黑色西装,胸口别着一朵大红花。同样是全场宾客众星捧月的对象。享受着极高的荣耀。

这两个人,冯东早就认识了,当年陈三爷在帅府面前连一条狗都不如。

没想到陈三爷靠着吸收覆灭帅府的营养,居然混出了一个人样。

陈三爷,你给我等着。

你现在越发的风光,接下来就会越发的凄惨。

郭馨然一边还在细数陈家的势力和名望:“陈家在中海本来只能算是中等家族,三年前因为围剿冯氏帅府有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如今陈家一跃成为了大家族,位列豪门。连苏家的长孙女苏紫烟都要嫁给陈家了,这是多少新贵富豪家族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机缘啊。”

小说《霸婿冯东》 第9章 试读结束。

《霸婿冯东》网友点评

牵你的手,一向走下去:《霸婿冯东》文字朴实不华丽,感情真挚不矫情。十分好看的一篇短篇文,看起来很舒服,非常减压。

好听的两个字的网名:作者大大,请收下我的膝盖,我头一次看完小说有这种感动的感觉,感谢作者给读者带来如此优秀的小说。

冯东苏紫烟小说《少帅绝天下》免费阅读 精选好书

冯东苏紫烟小说《少帅绝天下》免费阅读

《少帅绝天下》文章写得好,情节逼真,内容感人,冯东苏紫烟等人物描写的维描维绡,这样的都市生活小说被朽木可雕写的堪称完美。主要讲的是:面对冯东的提问,阿文满身自责:“我刚过中海边境,...
老书虫看了N遍的少帅绝天下最新章节 精选好书

老书虫看了N遍的少帅绝天下最新章节

朽木可雕所创作的《少帅绝天下》很有意思,通过文字为我们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在朽木可雕的笔下冯东苏紫烟被刻画得很有特点,非常的精彩,《少帅绝天下》讲的是:冯东跟着下了车笃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