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血毒君小说

Ourboke
Ourboke
Ourboke
6823
文章
148
评论
2021年11月14日10:32:42
邪血毒君

邪血毒君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萧澈夏倾月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邪血毒君

《邪血毒君》小说试读

她拉过锦被,覆在自己胸前,冷然出声:“马上开始!不许有其他的念头!”

“女人的身体,不就是给自己夫君看的么。”萧澈小心的嘀咕了一句,然后闭上嘴巴,拿起银针,银针入手的那一刻,他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感受着身后萧澈已变得平稳的呼吸,刚要开口的夏倾月不再说话,微微闭目。

风声微动,随着萧澈手腕的晃动,一枚银针已轻然点刺在了夏倾月玉背的天宗穴上,手指没有碰到她的半点肌肤。

萧澈开始运指如飞,一枚又一枚的银针被他拿起,迅疾而精准的点刺了夏倾月的背上,快到了只能看到一片持续晃动的虚影。

夏倾月闭着眼睛,注意力全部放在后背上,她开始察觉到,每一根银针刺入时,都会伴随着丝丝的玄气。这个发现,让夏倾月心中顿时一动……

她很清楚萧澈的身体状况,玄脉残废的他所能施展出的,也只有最基本,最微小的玄气。而每一枚银针刺入后背,伴随的玄气对初玄境一级的玄力来说,几乎是极限的强度!

她不知道萧澈为什么要在银针中夹带玄力。但,这分明意味着他刺出的每一针,都在用尽着全力。

之前手上的八针,由于太快完成,她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萧澈的手法之上,所有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此时察觉,让她的心海一时之间无法平静。

此时,她的后背上已点入了二十三针,萧澈的速度,也明显的慢了下来。如果夏倾月此时回首,会看到他已是面色微赤,满头大汗。

前二十几针,萧澈驾驭的很是轻松,而随着他额头汗液的出现,他拿针的左手也出现了轻微的抖动,动作,也明显的慢了许多。

如果夏倾月回首,会注意到萧澈扎针时,用的一直都是左手。他并不是一个左撇子,更不是他的左手会施展的更加娴熟,而是因为他左手手心所映现的天毒珠。

每一次银针点入,他掌心的天毒珠都会轻微闪烁一次。

天毒珠的力量随着银针无声无息的浸入到夏倾月的体内,当然,这股力量绝非毒力,而是一种净化的力量,可以祛除着身体内有害,或多余的杂质。

而使用天毒珠的这个能力,才是他今天费尽心思要为夏倾月扎针的最主要目的所在。

驱散寒气、疏通经脉只是顺便和幌子,他真正在做的,是为夏倾月“通玄”!

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一刻钟过去……

缕缕寒气从一根根银针之上缓缓升腾,整整两刻钟过去,夏倾月的背上已刺入了整整五十四针。

萧澈的手在这时终于出现了停顿,但也只停顿了不到半分钟,便又忽然伸手,双手齐舞,转眼之间,整整五十四根银针便又全部从夏倾月背上消失。

夏倾月的玉背依旧光洁雪白,纯净如玉,在萧澈极高的手法之下,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可以了……”萧澈收回银针,长长舒了一口气。

银针被全部拔下的那一刻,夏倾月竟有了一种飘入天堂中的感觉,全身说不出的温暖与舒适。

她拉回衣裳,马上运转了一下玄力,冰云诀催动之时,她直接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的玄力几乎是随心而动,在体内流转的速度与舒畅度,要超出之前不知多少倍。

修炼冰云诀近四年,她会经常性的出现无法完全驾驭的状况,而此时,她完完全全的确定,自己已可以完全驾驭冰云诀!而修炼冰云诀的速度,也自然将因此而提升一个阶层!

夏倾月为此既惊喜又骇然,萧澈所说的话,居然真的实现了!而且效果似乎比他说的还要好!

她相信,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如果被师傅看到,也必然会大吃一惊!

“现在……相信了?”

萧澈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但却显得格外沙哑与虚弱。

夏倾月从震惊中回身,只见萧澈正无力地倚在床板之上,全身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液打湿,脸色苍白,如同刚刚生过一场大病。

想到那每一针上所倾注的玄气,她的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丝疼痛感……一种如同被针刺了一下般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的心绪出现了些微的紊乱,因为她竟然对这个只有名分,而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人,产生了不该有的心疼感。

“相信了……我相信你真的是个神医。”夏倾月目光复杂的看着他:“原来被流云城所有人瞧不起的你,居然有这么惊人的能力……可是,你明明知道,我对你没有感情,一个月后,也会永远离开你……为什么还要把这些暴露在我面前?给了我这么大的恩惠,还为了我……这么拼命?”

小说《邪血毒君》 第19章 试读结束。

小说邪血毒君 第6章 新婚夜 精选好书

小说邪血毒君 第6章 新婚夜

独家完整版小说《邪血毒君》是火星引力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澈夏倾月,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小到大,无论是爷爷所说,还是外面所流传的,都是他玄脉天生残废。就连他自己,也是...
鸿越《陆小姐的情深不移》在线阅读 精选好书

鸿越《陆小姐的情深不移》在线阅读

《陆小姐的情深不移》讲述了主角陆细辛沈嘉曜之间的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第14章开始的怔愣过去后,追求者很快反应过来,他冷笑:“你怎么知道雅晴是神经性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