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曾记得我爱你小说最新章节 纪念墨沉毅结局是什么

可曾记得我爱你

可曾记得我爱你

作者:桃妖妖

主角:纪念墨沉毅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小说可曾记得我爱你的男女主是纪念墨沉毅,由桃妖妖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小说精彩节选这两年,纪念一直都在说,下药的不是她。可整个Z市的人都知道是纪念下了药,纪念是个心……...

可曾记得我爱你

《可曾记得我爱你》小说试读

医院手术室

纪念躺在冰冷的病床上,脸色苍白如同白纸一张,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仿佛被人抽走了灵魂一样。

她的孩子没有了。

老天爷为什么还是喜欢捉弄她呢?

她才刚刚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就在她想要为这个孩子奋斗的时候,这个孩子却消失了。

她痛苦地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宋莲帮她擦了擦眼泪。

“别哭了,小/产也是要坐月子的,你这样容易留下病根的。”

“莲莲,我到底做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这样惩罚我?”

纪念的声音轻飘飘的,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走。

宋莲深深地叹了口气。

“别难过了,孩子走了是好事,墨沉毅那个混蛋,他不配为人父!”

纪念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那你睡吧,好好休息。”

宋莲担心纪念想不开,一步也不曾离开。

三天之后,纪念出院。

宋莲又亲自把她送到家。

临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张嫂和樱花一定要照顾好纪念。

墨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墨沉毅轻轻地捏着自己的眉心,眼底是一片乌青。

那天晚上,他原本是想找纪念谈一谈的,但接到公司的紧急电话,黑客攻击,股市动荡,墨氏集团受到波及,还好他力挽狂澜,花了三天的时间,总算是稳住了股价。

秘书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墨总,问题全部解决了,您这几天累了,要不要休息几天?”

墨沉毅抬起头来。

他还要去找纪念呢。

“把我从今天开始一周的行程全部推后。”

秘书一愣。

“墨总,您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吗?”

“是。”

没有什么比得上他和纪念的事情重要了。

这三天,他虽然在忙着工作,可在忙碌的时候,也让他的头脑更加清醒。

他仍旧爱着她,一如既往的。

所以,以往的事他可以既往不咎,以后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好的,墨总,我马上去办。”

秘书离开后,墨沉毅关上电脑,正准备起身,一个人突然走进了办公室。

“沉毅!”纪若怯怯地喊了一声。

“纪若?”

墨沉毅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当初,他假意和纪若在一起,是为了和纪念结婚,他对于纪若也多少有些愧疚。

所以,在和纪念结婚的时候,为了补偿纪若,私底下给了纪若一千万的补偿。

结婚之后,他们就少有来往了。

纪若抿嘴笑了笑,把手里拎着几盒补品放到办公桌上。

“沉毅,我听说姐姐做了流/产手术,所以给她买了点儿补品,但是你也知道姐姐她对我一直充满敌意,所以,我还是来找你。”

“你说谁做了流/产手术?”

墨沉毅听得一愣,许久阴沉着脸,质问出声纪若。

“姐姐啊,姐姐前几天不是刚刚做完手术吗?”纪若眼巴巴地看着墨沉毅,脸上是一副纯真无邪的表情。

“怎么可能?!她什么时候怀孕的?!”墨沉毅怒吼道,面容狰狞。

那眼神仿佛要把纪若吞了似的。

纪若也被这样的墨沉毅吓坏了。

“就前几天啊,姐姐……她,她回了一趟娘家,说……说怀孕了,要把孩子做、掉。”

“咚!”

墨沉毅一拳头捶在了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要被气炸了!

“那是我的孩子,她怎么敢?!”

纪若忽然就挤出了两滴眼泪,声音也带着哭腔。

“沉毅,其实我和妈妈劝过她的,可她说你们都还年轻,想要可以再要,况且这还是个女孩儿……”

“女孩儿?”

纪若点了下头。

“我听她和我妈说,她在妇产科医院找了一个老中医,给她把脉了,说八成是个女孩儿,我妈说月份太小,而且中医也不一定准,可姐姐说那个老中医把脉很准,她特意打听了,还给人家塞了红包,绝不会蒙她的!”

“……”

“姐姐说,只有生男孩儿才能在墨家站稳脚跟,女孩儿没用。”纪若又补上了一句。

墨沉毅听了这话,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肯定不是!

墨沉毅一走,纪若总算是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我的傻姐姐,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跟我斗,哼!”

纪若大笑起来。

墨沉毅立即来到了妇产科医院,纪若说的,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他要亲自调查!

小说《可曾记得我爱你》 第7章 一无所有 试读结束。

《可曾记得我爱你》网友点评

绝情姑娘:《可曾记得我爱你》这本书的内容严谨,文字诙谐有趣,作者桃妖妖的笔力也不错,一读就停不下来。

旧城烟雨:可曾记得我爱你看了之后发现真的是一本好书!书中人人都是主角,人人都有画像。感叹作者桃妖妖笔力之深!

主角纪念墨沉毅的小说作者桃妖妖 精选好书

主角纪念墨沉毅的小说作者桃妖妖

现代言情小说《可曾记得我爱你》是作者“桃妖妖”潜心打造的一部超爽佳作,文里涉及到的主要人物分别为纪念墨沉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所以,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把纪念送到沉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