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纵小说_娇纵小说结局阅读

娇纵

娇纵

作者:宥染

主角:陆倾亦苏慕洵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娇纵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陆倾亦苏慕洵,娇纵故事情节经典荡气回肠,内容情节极度舒适。主要讲的是“你不要命了?”“……”“看着我!”苏慕洵命令道,语气苛责,声音又冷,“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一生气就不看人。”“你…………...

娇纵

《娇纵》小说试读

止痛针打下后没一会儿,陆倾亦就睡着了。

姜穗尔离开的时候,刚好遇上苏慕洵回来。

两人生疏地打了个招呼,姜穗尔错开苏慕洵就准备下楼。

这时,苏慕洵又叫住了她,“姜医生,倾亦今天的情况影响以后要孩子吗?”

姜穗尔也是一愣,回神时重重地点了下头,“不影响。”

丢下这三个字,她逃似的跑了。

——

翌日。

陆倾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

女佣见她醒来,立刻下楼给她端来了清粥小菜。

陆倾亦看了一眼后,径自掀开了被子下了床,披了睡袍就往书房走去。

电脑打开后,便开始草拟起了离婚协议书。

毕竟,她跟了苏慕洵七年,不可能什么都不要的。

离婚协议书打印出来后,刚巧苏慕洵进了门。

“速度倒是挺快的。”苏慕洵眉目清冷地看着她,顺势从她手中拿过了协议书,匆匆地看了一眼后,直接就撕碎了。

陆倾亦也不生气,拿起一旁的订书机将离婚协议装订了起来。

“你撕几份,我打印几份。”她说着,从笔筒里拿出了一支笔递到了苏慕洵的手边。

苏慕洵没接,却说,“就只要这套房子?”

“是啊,跟了你七年,连一套房子都搞不到,别人该怎么看我?”陆倾亦颔首,快速地在签字栏那一行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娟秀、灵气。

收尾的笔锋,却刚劲有力。

如同她这个人一般。

苏慕洵嘴角细不可查地挑了一下,伸手拿起了钢笔转了两圈后又放下了,这才说,“爸妈在楼下,你收拾下。”

丝毫不刻意的话从苏慕洵的口中说出,陆倾亦下意识攥了下手中的协议书。

也不知道隔了多久才说,“我们俩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到两位老人。”

“结婚是双方父母同意的事情,要离婚,你也得先说服他们。”苏慕洵说完,便要离开。

陆倾亦看着他转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眼中尽是隐忍,“我只问你一句话,阮苼你要怎么处理?”

“我会给她另外安排住处,互不相干。”苏慕洵说着,有些不耐地拽开了她的手。

好个,互不相干!

陆倾亦看着他绝情的脸,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十来分钟后,她简单地梳洗了一下就下了楼。

苏母见她下来,忙去伸手扶她,“倾亦,你在楼上待着就是了,怎么还下来啊。”

“妈,我这不是听慕洵说你跟爸爸旅行回来了嘛。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们了,挺想你们的。”她说着,就挽住了苏母的手臂,跟她撒起了娇来。

陆倾亦在长辈面前一贯的乖顺听话。

尤其是她的一对酒窝,浅浅的,一笑起来特别讨人喜欢。

苏母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忙拉着她坐了下来,“我就知道不能让你还有慕洵搬出来住。你看看,他都把你照顾瘦了。”

“慕洵对我什么样,你们不都知道嘛。”陆倾亦说着,下意识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跟苏父下棋的苏慕洵。

苏母哪里看不出他们俩有情况。

况且,昨天陆倾亦跟男模的视频,他们也看到了。

苏母算是看着她长大的,对她、对陆家那也是知根知底的。

“视频的事情,我让你爸爸去处理了。里头的人是不是你,我还能不知道。”苏母戳破了她的心思,“慕洵是冷淡了些,可这些年来他除了你,也没有其他女人吧。”

“……”陆倾亦动了动唇,没多说什么。

“回头我再劝劝慕洵,你们好歹也在一起七年了。小俩口闹闹矛盾人之常情,别把家事闹给外人瞧。”

苏母面上是向着她的,可话语里哪个字不是偏向苏慕洵的。

陆倾亦哪里听不出来。

视频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但再有,就不是今天这么心平气和地解决了。

她笑了笑,表情没什么温度。

这时,苏家父子的棋也下完了。

苏父起了身,朝她们这边走来,“倾亦,你到我们苏家几年了?”

苏父为人严肃不苟言笑,说话也是分量十足。

陆倾亦垂眸,人也恹恹地,“跟慕洵结婚三年了。”

“找个时间把婚礼办了。”苏父没多说什么,径自进了餐厅。

苏母也在一旁帮腔,“对啊,你们小俩口也得要个孩子了。”

小说《娇纵》 第5章 要个孩子吧 试读结束。

《娇纵》网友点评

勿忘初心:这本《娇纵》写的很好看,是我在找书中无意间看到了,看到了这本书封面很吸引人,介绍也相当给力,当我决定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我被故事中的情节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越看越来越好看,如果说这本书第二,那就没有能比这书更好看的作品了。

时光清浅:很不错的一本书,是我看了这么长时间唯一能够一直看下去的书,人物刻画的很鲜明,可以看出来作者用心了。

娇纵小说全集(陆倾亦苏慕洵)无弹窗广告阅读 精选好书

娇纵小说全集(陆倾亦苏慕洵)无弹窗广告阅读

口碑超高的现代言情小说《娇纵》,陆倾亦苏慕洵是剧情发展离不开的关键角色,无错版剧情描述:不过,离婚这事儿,她提了不下十遍。苏慕洵却没有一次是正面回答她的。该陪白月光的时候照陪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