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热推小说暴君每天都在撒娇主角凤知月祁墨离全文在线阅读

暴君每天都在撒娇

暴君每天都在撒娇

作者:挥墨写意

主角:凤知月祁墨离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暴君每天都在撒娇》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是“挥墨写意”大大,书中主角分别是凤知月祁墨离,精彩情节概述:皇帝冷哼一声,方才和缓的脸色已经消失不见了。再观祈辰风,他正瞧着眼前的闹剧,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着身前的酒盏,眼底晕染着墨……...

暴君每天都在撒娇

《暴君每天都在撒娇》小说试读

第8章

柳婉意不由得走了过去,仔细看了看。

“这......”

沈长念挑了挑眉,“我父亲的安神香被人加重了分量,还用了其他几味香料调和气味。”

“可这样就破坏了原有的效果,只会让人陷入昏睡,根本没有办法对袁婶婶你做些什么!”

“所以,袁夫人和我父亲之间根本就无事发生!我父亲昏睡无力,宛如半死之人,请问袁夫人,难道是鬼将你给......”

她咳嗽了一声。

毕竟是个姑娘家,不好直说。

柳婉意语带讥诮,“这香的确分量极重,找人一验便知。”

可府中众人都晓得,柳婉意就是出身医家,这话已经是下定了。

沈苍州一拍大腿:“我一午歇,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就说我怎么可能会做些糊涂事!”

沈长念盯着袁金月,“袁夫人,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要不要找人来验一验?还是你就这么想攀上我父亲,这么想嫁人?”

“这香也是来得莫名其妙,难道......”

她说得直白,袁金月一张脸顿时辣了起来。

袁金月一个寡了多年的,要是在人家屋檐下过活,就盯上了人家的丈夫,这要是传出去,可是要被唾沫星子给淹死的!

而且这香,绝对不能找人验!

她的脸涨得通红,泪珠也在眼眶里打起转来,颤抖着说道:“没有!我没有!这香和我没关系,我当时也闻了那安神香,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是因为太害怕失去清白,被人指摘,才会乱了方寸,我没有要污蔑将军,也不想害了将军!”

袁金月泪眼婆娑,犹如春水映梨花,可怜兮兮地望着沈苍州。

“这些羞辱我认了,若是将军和夫人非要怪我,便将我和未央给赶出去吧!”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

袁金月不停地抽噎着,纤弱的身子也颤巍巍的,像是随时可能背过气去一样,叫人又是担心又是怜悯。

沈长念暗自翻了个白眼,这母女果然是亲的!

大白莲生小白莲,简直是妙极了。

“袁弟妹,你这话实在是过了。”

沈苍州长长地叹了口气,既是有些失望,又是有些为难。

袁金月却摸准了沈苍州的心思,又弱弱道:“我知道我和未央本就是个拖累,就算是横死街头,也不会有人在意。”

“既然大小姐如此咄咄逼人,那我和未央还是早日离开的好!”

哪里是沈长念咄咄逼人,分明是她们作妖不成,反被将军!

柳婉意瞥了袁金月一眼,“弟妹,你这是胡言乱语了。”

夫妻俩这一人一声的弟妹,就足以见得袁金月地位不一般了。

当初那沈副将是沈苍州的得力部下,两人以兄弟相称。

不然今时今日,这袁金月母女也不可能在将军府当主子享福了。

沈苍州有些无可奈何,“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个误会,你身子本来就弱,难免被那安神香所扰,昏了头脑也是正常的,幸而无事发生。”

“此事就此算了,不必再计较了。”

“还有......我既然答应了沈益要照顾你,就不会不管你们母女的。”

当初就因为一姓之故,沈苍州才和沈益有了交情。

不过也是沈益能力出众,才能一步步当上副将。

沈益和沈将军,以及苍风军的人,那都是过命的交情。

其中情分,可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得尽的。

沈苍州想着从前的旧情,自然不愿多计较了。

一滴泪自袁金月脸颊滑落,凄清无比,“沈大哥,你们的恩情,我这辈子都难报了。”

柳婉意叹了一声,终究是主动递了块帕子过去。

“既是误会,那就别说傻话了,念念这孩子话虽然直,但却是为了咱们好,不至于因为误会伤了和气。”

沈长念盯着袁金月,忽然勾唇笑了。

她知道,今日的事情只能这般了。

如若此时,她非要对付袁金月和沈未央的话,不仅仅会让沈苍州为难,也会让同沈苍州、沈益一起打拼的那些弟兄们寒了心。

这对将军府来说,毫无益处可言。

沈长念不会为了一己私欲,而不顾大局。

袁金月一抬头,正好瞧见了沈长念唇边的笑意,忽然便愣住了。

她在笑什么!

为什么她笑得如此渗人!

下一瞬,沈长念挪开了眼睛,“袁婶婶可要好好记着今日,日后可别再闹什么误会了,免得整个将军府一起受累。”

袁金月尴尬一笑,“是,都是我不好。”

沈苍州不免多看了沈长念一眼,“好了,你袁婶婶也累了,就先下去休息吧,好好养着身子才是。”

纵使袁金月不甘心,也只能就此离去。

院子里的下人们也纷纷散了,一切似乎又恢复如常了。

柳婉意走上前去,上下看了沈长念一圈,“你呀你,我倒是没见过你如此能说会道的样子。”

沈长念仔细看了看眼前的父母,突然郑重地拜了拜。

“女儿方才有所冒犯,还请父亲、母亲谅解!”

沈苍州连忙扶了她一把,“你这孩子,何必如此?你也是为了我们好,若不是你,只怕就真的要稀里糊涂、一错到底了!”

“你如今如此聪慧,还应对得当,为父甚是惊喜。”

从前的沈长念,有些娇娇小姐的脾气,但到底是个单纯烂漫的,从来不管这些事情,也没有出风头的时候。

如今这一番,倒是真叫人看到了将门嫡女的风范。

沈长念望着父母二人,心中不免七上八下的。

眼前的父亲英朗阔气,犹如松竹一般挺立,而母亲一如既往的温柔,总是含笑看着她......

若不是她前世犯蠢,她本可以一直幸福下去的!

此情此景,实在是难能可贵。

如今重来一世,她绝对不能再让自己重蹈覆辙,让沈家因为她而万劫不复!

沈长念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水光弥漫而上。

“父亲,母亲,从前都是女儿不懂事,往后女儿不会再教父母为我忧心忡忡了。”

她眼中万千波澜涌动,像是沉淀了多年的墨色翻腾,蕴含着无比沉重的情愫,直让人心头为之震颤。

门外沉默无言的祈慎言,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他有些愕然,随即抿紧了嘴角。

沈长念不过才小半日没有见着沈苍州夫妇,为何如此动容?

好似久别重逢,又仿佛感慨良多,蕴含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心事。

如果他没看错,沈长念的眼神里,似乎有些藏得很深的悔恨和痛苦......

这般复杂的情绪,他从未在沈长念身上见过。

沈苍州和柳婉意也很动容,笑着道:“你这是长大了!”

沈长念眨了眨眼睛,将泪水和苦涩尽数逼下,“若是还不长大,岂不是要让父亲、母亲操心个没完了!”

话音未落,柳婉意一转眼,便见着了门口的祈慎言,顿时吃了一惊。

“秦王殿下?!”

沈长念这才回过头去,居然把他给忘了!

想必这人方才肯定看见了她的“飒爽英姿”,应该会对她有所改观吧?

“我方才出去了一趟,正巧碰着了秦王殿下,是他送我回来的,殿下对我很是照顾呢。”

沈长念笑得很甜,眼神一直往祈慎言身上落,人也当即走了过去。

祈慎言愣了愣,她这是当着家人的面说他好?

沈长念将人拽进了屋子里,与人靠得很近,显得犹为亲昵。

沈苍州一愣,与柳婉意面面相觑了片刻,而后才笑了起来:“你们......你们这是......”

沈长念羞赧地抿唇一笑,瞥了祈慎言好几眼。

如此可不就是小女儿家面对心上人的羞涩姿态么!

沈苍州这才敢信了自己的眼睛,笑意愈发浓烈了。

“好、好、好!你如今可算是和秦王殿下好端端的了,我和你母亲可算是能放心了!”

柳婉意悄悄凑过去,“念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长念一想着自己赖死赖活地粘着祈慎言,便不由得红了脸,“母亲!”

沈苍州却已经同祈慎言说起话来,“秦王殿下,念念没给你添麻烦吧?”

这边,一群人和和气气的。

另一头,可不太平了——

沈未央悠悠醒转,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连自家母亲的事情也没顾着,当即冲去了福寿园。

沈未央红着眼,带着满身狼狈,一路哭着跑进了屋子。

“老夫人!您可一定要给未央做主啊!”

小说《暴君每天都在撒娇》 第8章 试读结束。

《暴君每天都在撒娇》网友点评

平生欢:真的不够看呀,看了这么多古代言情小说,这本是在我看过有限的几本里不错的,希望后期不要崩。

韬韬不绝:这本小说只能给99分,少一分是怕作者挥墨写意骄傲,看着相当过瘾,能快点更新就好了,想继续看